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AH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超级黄金左手最新章节

第二卷 破茧而出 第五百二十章 算帐

超级黄金左手 | 作者:罗晓 | 更新时间:2016-07-31 11:10:33
推荐阅读:

  第五百二十章算帐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句话,李为却是有些明白了,好像是家里哪个人在友谊广场被人打了。

  李为这一下啊,眼都红了,在他心里,早已经把周家当成跟自己家一样了,周家的人被打了,他如何能忍?而且还不知道被打的是哪一个,李为最担心的就是周莹和金秀梅两母女,两个人是女性,在外面容易被人欺负。

  不过李为又想到,周莹应该是在公司里,在公司里面,她的地位之高,大家都知道,绝无可能随便被人欺负和被打,再说了,被打的人在友谊广场,与公司大楼很远,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岳母金秀梅了。

  李为急怒之下,把车速开得更快,差不多用了二十分钟才回到城区,这已经比去的时候快了一半,进城后,李为仍没减速,离友谊广场还有三四公里时的路段便被交警盯上了,挥手拦停,李为丝毫不理,直接冲了过去。

  老爷子在后面没有出声,李为心里更无忌惮,从反光镜里看到,后面跟了好几辆交警车辆过来。

  周宣想了想,还是拿起手机给傅远山打了个电话,“大哥,我妈在友谊广场被人打了,我跟傅盈,李为,还有李爷爷几个人在效区钓鱼,现在赶回来时被交警追拦,我给你打声招呼,你处理一下,别到后面闹出事来对你们不好”

  傅远山当即一口应下来,从周宣嘴里他就明白那个“李爷爷”是什么人,周宣的情况他熟悉得很,李为是什么身份他早知道,周宣一说,他马上就明白了,这种事闹得大了,他们不好收场,赶紧出面处理一下比较好,再就是听到周宣说他**被打了,傅远山心头一紧,这可是个慈心善良的老好人,怎么被打了?

  傅远山一边赶紧打电话给调度室查询,一边又赶紧调集了十来个关系铁的下属,穿了便衣出发赶往友谊广场。

  等到周宣把电话一挂,老李又伸手道:“小周,你给李雷打个电话,通了给我”

  周宣这时不客气,直接拨通了李雷的电话,然后把手机递给老李。

  老李转过头低低的说了几声,很简短的下达了命令就挂了手机,然后把手机递还给周宣。

  周宣心里焦急,也没去注意老李电话里说什么,只是在担心着老妈被打成什么样子,受到什么样的伤害,对后面的交警追赶鸣笛的喇叭有如没听到一般,只是希望车速更快,能飞到友谊广场更好。

  到友谊广场只剩下三公里路段,追击的警车用高音喇叭喊了几声停车接受检查的话,但李为丝毫不理会,仍然高速开车,不过只过得一两分钟,追赶的警车便即关掉了警笛,也不喊话了,只是仍然跟着追过来。

  在友谊广场的南端出口处,李为在交叉路口处远远的便见到广场边缘处有一大群人围观,瞧瞧别的地方也没见到金秀梅的人影。

  当然地方太大太宽,要找到她一个人也不是容易的事,但有事之下,自然首先想到的就是人多的地方。

  李为脚一踩油门,径直往南端口开过去,在广场边沿停下车,然后打开车门跳下车就往人群堆冲过去,傅盈也奔在了前面。

  周宣到底是和老李在一排座位,虽然心急,但也不能把老爷子一个人扔在后面,当即扶了老李往人群堆走去。

  几辆交警的车追上来后,依次停在了李为的奥迪后面,但却没有下车,在车里打着电话,似乎在等上级的通知命令。

  周宣扶着老李穿过人群堆进到里面,这时便见到傅盈和李为双双从地上正扶起他老妈金秀梅,还真没错,就是他**。

  刘嫂在一边儿吓得仍然颤抖不休,见到李为和傅盈到了后还呆呆的说不出话来。

  周宣顾不上别的,赶紧蹲上前扶着老妈,金秀梅脸色煞白,右边脸更是肿得老高,明显的有手掌印痕,嘴角边还有血迹,见到周宣几个人时,金秀梅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张嘴便哭。

  周宣看到老妈嘴里全是鲜血,那一颗心顿时绞痛起来

  眼一红,顿时问道:“妈,怎么回事?”

  李为和傅盈虽然怒,但最关心的还是金秀梅的伤势,扶着她的时候还没想到追问情况。

  金秀梅唔唔的说了两声,但脸上给打了耳光后,显然有些说话不灵,唔唔两声,也没说清楚,但伸手指着的却是前方三四米处。

  周宣顺着老妈指的方向看过去,却见三四米处,四五个男子冷笑连连的看着他们,其中有两个很是眼熟,再看看,马上便想起来。

  这两个人就是头先在钓鱼处见到的那林局长的儿子林国栋和那个拍他老子马屁的下属,剩下几个人不认识,但想必是来迎接他们去吃饭的陈总的下属吧。

  竟然是这一伙人

  周宣心头怒火腾的一下就升了起来,若说别的人,还需要了解情况,而这个林国栋,周宣可以肯定不是好东西,想也不想的便站上前冷冷问道:“喂,姓林的,给我说清楚”

  林国栋一见居然是在鱼塘边见到的那个绝色美女和她男朋友,心里一喜,心想这倒是好,天上掉下来的机会,让她见识见识什么才叫真正的有钱有权人,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跟这样的男人,那比鲜花插在牛粪上还糟糕,现在又碰到了,那是上天给的机会啊,不要这个机会,老天都不答应。

  林国栋嘿嘿一笑,斜睨着周宣,说道:“嘿嘿,你也知道我姓林?那你还敢来跟我大声说话?说什么清楚?这乡下老娘们是你老娘吧,提一袋菜散在我车上,奶奶的,知道我车多少钱吗?三百多万的法拉利,三百多万,没见过这么多钱吧?老子几百万的车,你们赔得起吗……”

  “我草你老母”李为不等他说完便即冲上前照准他裆部就是一脚,林国栋“啊哟”一声便即捂裆蹲下来。

  周宣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揪起林国栋的头发照着他脸就是一顿乱揍,打得林国栋哭爹叫娘的大喊。

  林国栋的同伴们说实在的,根本就没想到对方这么两个男子一个老头,一个女子,比起他们六七个大男人在场,根本就没有半点优势,也就没想到周宣和李为竟然敢上前动手,在林国栋被打后还在发愣,有些意想不到。

  等清醒过来后,发觉是林国栋挨打了,这才发一声喊,一起涌上前来,准备围攻李为和周宣,傅盈哪等得他们动手?三下五除二便击倒了剩下的六个壮汉,这一下把围观的人群都惊呆了。

  傅盈的动作势如闪电,围观的人都没看清楚是怎么动的手,那六个人便都躺在地上直叫唤,爬都爬不起来了。

  周宣和李为根本就不计后果,两人揪着林国栋就是一通猛打,不过李为虽然没有傅盈魏晓雨那般身手,但打架也是常事,经验丰富,知道要把人打得狠,却又不会致命重伤的手法,那就是拼命打脸打手脚关节,稍稍重一些就容易打残,但却不会有性命危险。

  林国栋在这一通挨打中,腿被踩断一条,手指也给周宣硬生生踩在地上折断,因为周宣看到老**脸伤,再从方向和手势估计到应该是林国栋的右手,更不多想,直接把林国栋的右手掌手指踩断。

  林国栋一方本来是极占优势和上风的,但情势一下子急转而下,七个人全部受伤躺下,要打,肯定是打不过的了,除非叫来帮手,但帮手是不可能会马上赶到的,好汉都不吃眼前亏嘛,有的伤者赶紧掏出手机来打电话求援。

  周宣和李为也不阻拦,任由他们打电话拉人过来。

  其中一个人见到不远处有几辆交警车停靠在路边,车里有警察,当即大声呼救:“救命啊,打人啊,警察过来救人啊……”

  可是那三辆警车里的警察却是装没听到一般,纹丝不动。

  周宣嘿嘿冷笑着,说道:“叫谁都没有用,姓林的,我只想问清楚,你是怎么打我**”

  林国栋此时脸肿得像猪头一样,被揍得眼泪直流,他长这么大,可真没吃过苦挨过打,更别提被人欺负了,从小就只有他欺负别人的,这种滋味,今天第一次尝到,而且还是在他想要炫耀的一个漂亮女孩子面前

  说话间,路边急冲冲的又开来四五辆吉普车,“哗哗啦啦”的便下来十几个陌生男子,个个表情彪悍,动作敏捷,围过来后,林国栋脸色甚至还有喜色,以为是他们的救兵到了,照他的想像来说,周宣这边是没有这么多人的救兵的。

  不过林国栋被打得厉害,脸色上已经看不出来有什么表情,而且他也没想到,这些人并不是他们的救兵。

  围过来的人当中,有一个领头的问道:“谁是打人的?”

  这个人,周宣却是认得,在去年去腾冲的时候,李雷派给他的两个军官保镖中的一个,连长郑兵,当初是还有一个排长江晋一起,这两个人身手都颇为了得,在去腾冲的那次经历中,都有不浅的交情。

  这一下,周宣就知道,这些人是李雷派过来的人了,也就在旁边不出声,任由他们行动,李为当然知道,老头子派过来的人当中,大多数都是他认识的,有老头子出手,自然又比他们出手更管用了。

  林国栋和地上躺着呼痛的六个男人都指向周宣几个人,连连说道:“是他们打人,是他们打人”

  郑兵冷冷道:“动手,全部拉到车上带回去审问”

  他这个口气倒像是便衣警察,手底下的人更是冷肃迅捷,几乎是一人一个,根本不用抬的,很轻松的就把林国栋等七个人扛起来搬到吉普车里面,然后郑兵另外派了一辆车先把老太太金秀梅和刘嫂送往医院,周宣让傅盈跟着去,自己和李为再开车跟着郑兵的车队,这个草蛋的林国栋,那一顿打还没让他心头的怒火消失

  郑兵手一挥,车队启程,迅即消失在公路的车流中,李为开着车倒是紧紧的跟着他们,只是后面那几辆交警车就再没跟上去,似乎得到了指示。

  就在郑兵开走后的几十秒内,又有几辆车跟着他们开过去。

  郑兵等人开去的方向是郊区,出了城后就是往密林的山区开去,一直开了一个小时左右,到了一处山头上的广阔地段处才停下车来。

  这个地方极是偏僻,附近更是数里都无人烟,郑兵把车一停,叫喝一声,十几个手下便把林国栋等七个人从车里扔下地来。

  李为在后边跟着的,停了车后,跟周宣也下车观看,在他们后面还跟有两辆车,停车后一下车,周宣便看到是魏海洪和几名保镖,当即叫了声:“洪哥”

  魏海洪点点头,他过来时,老爷子也跟过来了,后来自然是不方便出面,叫了老李两个人跟着警卫回去别墅了。

  魏海洪手一挥,两名保镖提了三个箱子下车,走到林国栋面前说道:“你叫林国栋是吧?”

  林国栋几个人都已经发觉事不对劲了,他们虽然打了电话,但来的人一拨接一拨的,却是没有一拨人是他们叫来的,现在这些人脸色不善,可能不好对付,还是不要吃眼前亏的好。

  林国栋点点头,然后有些诧异的道:“你……你怎么知道我叫林国栋?”想了想,好像从头到尾,自己都没说过自己的名字吧?

  不过林国栋随即又恍然大悟,脸色一喜道:“我知道了,你是我爸派来的人吧?赶……赶紧把他们都逮起来,他们把我们打……打……”

  林国栋说了几句话后却又觉得不对,要魏海洪等人动手的话,明显人手不够,他们只有四个人,而周宣和郑兵那一伙人却是有十几个,怎么逮?

  魏海洪冷冷道:“少做你的春秋大梦了,告诉你吧,你的底细我查得清楚,你老子叫林岳峰,一个小小的城区财政局长便嚣张到这个样子?就冲教育你的成果,你老子就不是好货,等着你老子蹲监吧”

  林国栋一呆,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魏海洪又问道:“你那法拉利多少钱?”

  林国栋怔了怔,魏海洪问的话跳跃性太大,让他总是意料不到,反应过来后,才开口回答道:“三百八十万,才……才买两个月的新车”

  魏海洪摆摆手,两名保镖打开箱子,箱子里竟然全是叠得整整齐齐的百元大钞,魏海洪指着那几箱子钞票说道:“这里是四百万元,够你的车价了吧?”

  林国栋傻呆呆的直是点头,说道:“够了够了”话是这样应着,却不知道魏海洪是什么意思。

  魏海洪又道:“这钱是赔你车的,拿去吧”说着让手下把箱子盖好,然后扔到林国栋脚下,之后脸色一沉,说道:“钱赔了,现在再来说正事了”

  “还有什么正事?”林国栋摸着肿痛的脑袋傻问着,这个人很是奇怪,做的尽是奇怪的事,四百万也不是小数目啊,就这么轻易的给了他,就是买新车也够了吧,不可能是想要买他的旧车吧?会不会是想求他老子办事而趁机送的钱啊?

  魏海洪冷冷道:“你的车,不过是一些卤菜汁沾在了上面,洗干净也没事,好吧,我赔你钱,让你有买新车的钱,然后再算算我们的帐吧,那老太太,你知道是谁吗?那是我们接过来享福的,她儿子女婿每天都花了百十万来补身子,一个月都超过三四千万,你这**掌把老太太打成重伤,流的血得补一年半载的,你想想,这一天就算一百万吧,一个月三千万,补一年就是三亿六千万,这个钱,你又怎么补?”

  林国栋顿时呆了起来,迅即跳起来指着魏海洪道:“原来你跟他们是一伙的,嘿嘿,笑话,有谁是这样补的?又有什么人花得起这么多的钱?傻子都知道了”

  魏海洪眼一瞪,怒了起来,抓住林国栋就连连的狠扇起耳光来,一巴掌一巴掌的打得很响,**掌过后,连血也给扇了出来,甚至还飞了一颗牙齿出来。

  林国栋满嘴是血,这个时候,他的形像倒是跟金秀梅被他打的时候差不多了,旁边那一地躺着的六个男子更是哼都不敢哼,生怕一出声便惹起对方的怒气冲动,发泄到他们身上,此时是肯定不划算的,好汉是不吃眼前亏的。

  魏海洪又把林国栋狠狠的揍了一通,打得手上全是鲜血,手也软了,这才把林国栋扔到地上,便狠狠踢了一脚,这才解了一些气,想了想,又把手机掏出来说道:“林国栋,给你一个机会,给你老子打电话,把所有的情形都告诉他,让你老子来解救你,你老子要不来,老子就把你从悬崖上扔下去”

  魏海洪这几句话说得极是恶狠,把林国栋吓得魂飞魄散,刚刚被打得就头昏脑胀了,哪还敢细想,赶紧把手机捡起来给他老子林岳峰打电话。

  这本来就是他想做的,却没想到对方竟然还会让他公然照做,会不会是想要赎金?是不是想绑架他了?

  [牛文无广告小说奉献]

(您正在阅读的是《超级黄金左手》小说:第二卷 破茧而出 第五百二十章 算帐---来自AH小说网www.365doc.net)

超级黄金左手最新章节http://www.365doc.net/chaojihuangjinzuosho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说推荐:公车上被国中生插入停电了婶子在洗澡我和小姨子做爱记录我从后面上了舅妈我的隔壁是空嫂醉酒昏睡的美女老师激情女兵性启蒙导师笑瑶姐大学成长日记之破处超级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