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AH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超级黄金左手最新章节

第二卷 破茧而出 第六百三十五章 超级效果

超级黄金左手 | 作者:罗晓 | 更新时间:2016-07-31 15:18:04
推荐阅读:

  第六百三十五章超级效果(万字大章求月票)

  周宣运起异能凝结成几团,然后分别注入墙角里那些有可能是何首乌的植物里,然后把弄出来的两个薯块一样的茎果拿回去,因为试到它们无毒,又很有激发体能和滋补的效果,丢了是可惜的,不如拿来煲点汤,试一试效果。

  傅天来傅玉海两老父子在兴奋劲过后,这才想起要招呼照应周苍松夫妻,当即把周苍松夫妻两叫到身边坐下来聊家常。

  因为周宣这次过来,有些急,只办了护照签证,国籍没有迁,傅盈给傅天来一说,傅天来笑笑道:“只管住下就是,这事我来办”

  只要孙女婿来这儿住下不走了,对傅天来说就是天大的喜事,办迁移入国籍对他这种超级富豪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周宣这次把父母都带来了,傅天来更是高兴,孙女的公婆都来了,那就是表示再也没有后顾之忧,自己把周苍松夫妻在这里安定下来,周宣以后就是想走,那也走不了啦

  傅天来当然是想不到的,周宣实在是厌倦了国内的那种明争暗斗,尤其是这次魏海河太伤他的心了,作为极易动感情的周宣来讲,魏海河的这种选择是他所不齿的,只是他不能反对,因为对傅远山的愧疚,也就让周宣下了决心远走异国他乡来投奔岳父母一家。

  傅盈的父母还不知道傅盈回来了,要是知道的话,只怕也要立即飞回来,不过欧洲的事务太繁杂太多,也不能走,所以傅天来也不给他们打电话,反正傅盈一家人都回来了,而且决定在纽约定居,不再走了,那就没所谓,现在又是高兴兴奋的不得了,尤其是傅玉海,过百岁的高龄再见到傅盈的儿子女儿,一对这么可爱的小孩,什么都忘记了,只是抱着小孩不松手,比傅天来还要着紧。

  周宣也不跟他们闲聊,自己到厨房里跟王嫂了要了些煲汤的料,然后自己来把两个茎块洗干净了切成片,放入汤煲里开始煲汤。

  王嫂有些奇怪,这个孙姑爷年纪轻轻的,什么爱好不好,却偏要来学什么下人做的事?不过见周宣虚心又恭敬的向她问煲汤的方法,以前对周宣的印像就比较好,只是周宣在纽约呆的时间太短,而这次听老爷子说了,孙姑爷一家人都要到纽约长期居住了,也是很高兴,家里多了几个人很热闹不说,最令人高兴的是带回来了两个少爷小姐,这可是傅家两个老爷子最喜欢的,后继有人了。

  傅天来三个孩子,两女一男,大女儿跟外甥乔尼已经被他否决了继承权,二女儿跟外甥一家人又远在台湾,就儿子傅珏在身边,但生意忙,儿子夫妇都远赴欧洲,再说儿子夫妻两生了傅盈后就再没有生育,是身体有问题,生不了,所以就剩了傅盈这一苗单传,而偏偏傅盈又喜欢了周宣,一个就是不上门不入赘的硬性子,而傅天来也偏偏又钟意这个小子,一方面是因为周宣的异能,确实是让家人和生意都能起到保险的作用,二就是周宣人踏实,诚实,毫不贪财,跟傅盈在一起,绝不是贪图他们傅家的财产,而是真正喜欢傅盈,爱护傅盈,所以傅天来才对周宣改变想法,真正接受了他。

  傅天来做的动作也不小,老谋深算的他,甚至是把自己家人名下的公司股份都转到了周宣名下,但周宣毫无所动,从来都没有问过他这些股份的事,虽然主人变成了周宣,但他依然是傅家的主人。

  周宣煲的汤中,又放了不少大补药品,傅家自然是不缺那个钱的,一直到煲了三四个小时后,周宣才用异能感觉了一下,那煲锅里的汤汁让他异能更加跳动不已,看来效用又增加了不少,有些兴奋,这个汤,可能跟他用异能去激发改善人体更有不同的效果,他能感觉得到。

  把火关了,再等了半小时,汤的温度稍稍降了一些,周宣才准备了十几只小碗,然后挨个往里倒,不过这些碗都没有倒满,每只碗里都只有一小半。

  周宣自己也端了一碗尝了尝,然后又用异能感应着,看看汤汁下肚后在胃中有没有过敏反应,或者是不适应的感觉。

  如他所想,那汤汁在胃里,被胃细胞吸收后,周宣很清楚的感应到,胃吸收那汤里的药力后,然后进入到心肺,再到血液中,只是这个过程比较慢,因为周宣有异能,所以他的体质远超普通人,不能以常理论,通常在他身体里运行的时间,普通人的运行时间至少会低几十倍,甚至更多。

  而且周宣也能比普通人更完全的吸收了这个药力,感觉上,异能有些不同了,但是到底在哪里有不动,周宣也不清楚,但是就是觉得不同了,有很大不同,运起异能检查,却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同,异能的使用和能力也是跟往常差不多,想不出来会是不同在哪里。

  想不出也就算了,反正自己也不急,对异能的追求也少了以往的兴趣,以往是想赚钱,但现在钱对于周宣来说,反而是最不重要的一环了,现在想的就只是怎么让一家人过得开心,过得舒畅就够了。

  这次来纽约还真是觉得来对了,首先,傅天来和傅玉海就是十分的高兴,而且父母也没有觉得不适应,两家人合成一家,都很和气,一般来讲,只有想争夺财产,要防着的心理,那就不容易搞好,尤其是有外人到来,而在傅家,就不存在这种想法了,傅天来本来就已经把财产转到了周宣名下,而且周宣就根本不在乎,虽然说他自己的财富不如傅家的,但周宣是在一两年内发展到数百亿的身家,这个能力可不简单,而傅天来也清楚,这个孙女婿不是贪财的人,而且他们以后绝对会享到周宣的福,心里是真正的极度放心,根本不去想那一档子事。

  周宣把汤汁倒完了,瞧了瞧王嫂,嘿嘿一笑,端了一碗递给她说道:“王嫂,我觉得这汤不错,你喝喝,喝一碗尝尝”

  王嫂是亲眼见到周宣用心的烧这汤,不管好不好喝吧,总是他的一番心意,而且以他的身份来讲,请她喝也是一件有面子光荣的事。

  笑呵呵的谢了,然后才端起来慢慢喝了,这汤有些浓郁的中药味道,并不好喝,但也不是难喝,总之就是不是很好味道。

  周宣笑嘻嘻的把剩下的用托盘盛了,然后端到客厅里去,客厅里仍旧热闹兴奋,傅天来,傅玉海,傅盈,周苍松夫妻两个,五个人逗着两个小孩,说得高兴,周宣端了汤出来,傅天来还很奇怪的盯着他问道:“周宣,你这是干什么?”

  周宣笑笑道:“爷爷,祖祖,我特地煲了汤,学做的,虽然不好,但是我一份心意,喝吧,每人喝一碗,看看不错的话,明天我再接着来”

  看到周宣这个样子,几个人当然不会反对,每个人都端了一碗,傅盈见到碗里的汤黑漆漆的,皱着眉头道:“周宣,你这是什么汤啊?样子真难看”

  周宣哈哈一笑,说道:“盈盈,喝吧,你喝了美容,爷爷祖祖喝了延年益寿,爸妈喝了效果一样,我这是特地煲的美容益寿的大补药,新品种”

  听到周宣这么一说,看样子像是说笑的,但傅盈知道周宣从不做无理由的事,今天虽然说不一定这汤就好喝,有作用,但肯定不是坏事,再不济,这也是周宣来傅家的第一次做事,就当是尽孝心吧,那也是一个心意。

  既然是心意,那她就不能拒绝,否则傅玉海傅天来面前也不好,还是喝了吧

  傅盈强忍着不适应的感觉把汤喝了,而这汤确实不怎么样,傅天来和傅玉海倒是无所谓,老年人,口舌的味觉要差了很多,即使有苦味,或者味道差一点,那也没问题,而周苍松和金秀梅夫妻也差不多,就跟吃凉瓜一般吧,苦味过后,就是凉爽的感觉了。

  几个人把汤喝了,还剩下好几碗,周宣想了想,又端了碗到院子中和前门边,让那几个保镖也各自喝了一碗,虽然味道不怎么样,但以周宣的身份,亲自端了汤给他们喝,那怎么也得接这个情面,周宣在傅家的身份,可绝不比傅天来这个掌门人低,这是他们都明白的事。

  周宣也知道,这药的效果会比较慢,而且普通人的身体消化吸收也会慢得多,要让身体有舒泰适意的感觉,可能会到明天吧,至少也得十几个小时才能吸收到血液里。

  晚上又是一顿大餐,按理说,以傅家的财富,到名餐厅酒店吃顿大餐,那是一点都没问题,但傅天来傅玉海从不喜欢到餐厅酒店里去,觉得要吃什么,把厨师请到家里来做就好,钱照给,但在家的感觉就是不同。

  晚上请来的主厨也是纽约五星级酒店里最出名的两个大厨,一个中,一个西,既然周苍松夫妻尝到中国的传统名菜,又能吃到西式最好的菜式。

  而傅天来还特地高价请了两个经验极佳的华人妇女来伺候小思周和小思思两个小孩,这可是他的命根子,有了这两个小孩,傅天来忽然感觉,他老了,真的老了,很想退下来,以往的雄心也弱了,在傅盈身上看到了自己喜欢的事。

  其实这一切都是周宣潜移默化了他,在周宣身上,傅天来感觉到家人的温馨和感情,对金钱地位名利的向往也少了,太没必要,到了他这个年纪,其实又有多少年好活了呢?

  挣得再多的钱,死的时候也不能带走一分一毫,还不如多花点时间陪陪两个小孩,带带孩子,陪陪老父,才是最好也最开心的事。

  老父傅玉海一直是孤孤单单,日日都在念着盈盈,傅天来很是痛心,但傅盈已经嫁人了,也要考虑到夫家的情况,周宣又是个极有孝心的人,不能强求。

  但傅盈的突然回来,让傅天来是喜极而涕,老父又再焕发青春一般,抱着小孩就不愿松手,看到这个样子,傅天来心慰了,家人的亲情,原来比什么都重要

  傅盈跟他说起,说是周宣带了父母过来,是定居的,专门来给爷爷和祖祖养老,陪陪老人家,傅天来便觉得,以前的一切都值了,周宣是一个值得他们傅家托付的人,虽然周宣没有雄心壮志,不想经商,不想做世界首富,这些,他都知道,以前觉得要找那么一个人来继承傅家的产业,但现在他觉得无所谓了,周宣反而是他觉得最合适傅盈的一个人,傅盈喜欢他,过得开心幸福,而周宣又爱护傅盈,这还不够吗?

  这一晚,一家人聊到了一点多,祖祖傅玉海仍然没有睡意,以前他可是每晚在十点钟准点睡觉,但今天实在太兴奋了,两个小孩也早都睡着了,他还抱着小思思在怀里舍不得放开。

  傅盈知道祖祖的心情,也不说什么,但后来看时间太晚了,这才同金秀梅一起把两个小孩抱到房间里去了,让傅玉海回房睡觉,傅玉海依依不舍的样子,让傅盈很是好笑,说道:“祖祖,您这么喜欢孩子,我看就让思周陪着祖祖睡吧,让他恋恋老人家才好”

  傅玉海大喜,连连点头,当即对傅天来说道:“天来,明天你让人置办一个小床到我房间,就让思周跟我睡”

  傅天来笑笑着答应了,老父这个样子,让他很是欣慰,老父今年都一百零二岁的高龄了,说实话,这个年龄,什么时候都有可能发生意外,所以让老父在世一日就让他高兴一日是最好的,他这个年纪了,也不可能会喜欢别的,就是老来孤单,没有伴,喜欢的就是家人亲情,而在这个家,老的老,儿子夫妻长年在世界各地,即使回来,也跟祖祖没有多少话说,而他公司事多,也忙,在家也跟老人家没多少话讲,反而是傅盈跟祖祖是最亲的,从小就是那样,而现在,傅盈大了,嫁人了,但带回来的两个小孩,是他们的希望

  周宣和傅盈带着小思思睡,原来在京城的时候,小思周是跟着爷爷奶奶,也就是金秀梅和周苍松夫妻带着睡觉的,来了纽约,老夫妻俩当然不会跟傅玉海争,跟谁都一样,都是他们的孙子。

  这一晚搞得太晚了,又太过兴奋,后果就延续到了第二天,结果第二天,一家人都睡到了九点过,包括王嫂和一众保镖,大家都很奇怪,平时王嫂是起得最早的,从不贪睡,但今天却是很奇怪,好睡得很,一觉很沉,醒都没醒一下,直接睡到了九点半,醒来时还不知道,以为跟往常一样,看了钟过后才大吃了一惊,还不相信,又赶紧起来到别的地方看了一下,才发现是真的到了九点多钟,很是惊讶

  几十年都过来了,她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太过不寻常了

  但是这个奇怪的情况还不止是发生在她身上,而是发生在了傅家所有人身上,以往她第一个起床后,第二个就是傅玉海老人家,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后院子里弄花草吸收新鲜空气,但今天同样的没有起床。

  王嫂就在想,这有可能是昨晚到太晚的原因吧,不过那些保镖就不应该也是这样了,他们有六个人,分了几个班次轮值的,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守候,但今天轮值的那两个人也睡得跟死猪一样。

  周宣起床后看了看表,就推了推傅盈,说道:“盈盈,快十点了,起床吧,小思思也饿了”

  傅盈睁开眼,坐起身发了一阵愣,然后再瞧瞧小思思。

  这个小女孩儿不哭也不叫,将一双粉嘟嘟的小拳头塞在嘴边,吮吸得“咕咕”响,一双宝石般的眼珠子骨碌碌转动着,很是可爱。

  “啊哟,真的快十点了?”傅盈清醒过来后,才赶紧起身,一边又对小思思说道:“哎呀,我的宝贝饿坏了吧,妈妈就给你弄”

  傅盈也是奇怪,以前她睡得再晚,那也是九点就会醒来,不会再睡,一直也是养成这个习惯,难道是时差问题?在国内生活了一两年,忽然回来纽约,会有些水土不服吗?

  周宣望了望傅盈,嘻嘻笑道:“盈盈,我说我的大补汤有美容效果吧?你还不信,你看看,你脸上那两点斑都不见了,更漂亮了”

  傅盈不信,生孩子这段时间,脸上长了几点妊娠斑,很是不乐意,昨天还照了镜子的,怎么可能睡一晚觉就不见了?

  哼哼着到了梳妆台前坐下来,对着镜子就看,不过这一瞧,还真是吃了一惊

  刚刚起床,应该说是仪态最差最乱的时候,但现在镜子里的她,除了头发有些乱外,脸上的皮肤却是恢复到往常一样,水灵灵的,白里透红,犹如要滴出水来一般,本来就美绝的面容似乎真的更漂亮了

  傅盈呆了呆,这才又想起昨天,周宣对她说过的话,难道真是他搞的什么大补汤的作用?

  周宣又从来没有对她胡乱瞎扯过,基本上是不干不靠谱的事,这么一想,或许那一碗汤里真有什么情况吧

  洗涮过后,下楼来到厅里,周苍松金秀梅,傅天来,傅玉海都刚刚起床下楼来了,大家在客厅里碰面,还没坐下来,却又都“咦”了一声

  傅玉海和傅天来还好一点,周苍松夫妻的变化小一点,只是觉得精神状态好得多,而傅盈本来就是容光照人的样子,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但傅玉海和傅天来父子就不同了

  两父子都是满头白发,傅天来七十刚出头,而傅玉海一百零二岁,父子两除了头发白以外,胡须也都是白的。

  但现在却是很古怪,傅天来的头发和胡须都变得一小半黑,大部份白,就像染了黑油头发后,过了几个月,一些恢复了原来的白,一些还是黑的。

  而傅玉海更是明显,一头白发黑了一半有多,而且连胡须都是一半黑一半白的,所以傅盈和周苍松夫妻都吃了一惊,还以为傅天来父子两是染了黑油,不过既然染发的话,又怎么只染一半?难道是现在流行这个?

  不过都有些不相信,因为现在明明才起床,昨晚又睡得那么晚,怎么可能呢?

  傅天来首先对傅玉海诧道:“爸,您的胡须和头发怎么黑了那么多啊?”

  傅玉海也是诧道:“我还要问你呢,你的头发怎么搞得一些白一些黑的?今天早上到发屋染了的?”

  “没有啊,我一觉睡到现在,还不是才刚刚起床嘛,门都没出过,染什么发?再说了,我都这个岁数了,染什么染?没的浪费我的时间”

  傅天来又奇怪又不解的回答着,想了想,忽然把眼光盯向了周宣,问道:“周宣,莫不是你弄了什么吧?哦……我想起来了,是不是昨天你给我们喝了那个什么大补汤?”

  周宣摸着头,嘿嘿笑着说道:“我也搞不清楚,不过我想可能与那个有关,我昨晚查过上资料了,我挖出来的那两颗茎块,跟红薯一样的东西,极有可能就是何首乌,祖祖种下几十年了,长出来的果实肯定有大补作用,不过我也搞不清楚这东西能补到什么,能补到什么层度,我感觉它是极有滋补效用的,那汤里又加了许多别的煲汤药材,我估计还是跟这个有关”

  一众人中,只有傅天来与傅盈知道周宣有奇特的能力,心里也这么想着,这些都是与周宣有关吧

  周宣也是嘻嘻笑着,又说道:“可能是这样,有点关系,因为我昨天把剩下的汤拿去让那些保镖大哥也喝了,想必他们也是有些影响”

  傅天来当即出去看了看那些保镖,果不其然,一个个的都才刚刚醒来,而且醒过来后,却不是刚睡醒的样子,而是精神状态都是出奇的好,那些保镖尤其有感觉,平时的状态都很清楚,此时却是觉得眼睛也亮一些,耳力也聪一些,又做了些动作,有些比较难的也挺顺畅的做了出来,都是奇怪无比

  周宣这便真正确定了,就是那东西的原因,看来灵药灵物就是不同啊,难怪说千年灵芝,千年人参,千年何首乌,虽然说是传说,也许把效用夸得大了一些,但这些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还是与普通物品大不相同。

  傅天来和傅玉海也更是奇怪,傅天来才七十出头,而傅玉海一百零二岁了,就算周宣的药物有效用吧,但怎么年纪老的头发还黑得多,年纪小的头发黑的还少?

  傅玉海头上的头发黑了一半有多,而傅天来的头发只黑了三分之一,让大家觉得有些反了

  不过周宣却是明白,他用异能探测之下,就知道是什么原因,傅玉海虽然年纪大得多,但他的心思简单,远没有傅天来想得多,平时也不想那些恩怨情仇的事,只是想念家人亲人,傅盈回来后,一颗心便心花怒放了,得到药物的滋润反应也强得多。

  而傅天来关心傅家财团的事,又想念孙女,又担心老父亲,内忧外患,生理苍老,细胞恢复反而不如傅玉海了。

  周宣哈哈笑着,任由他们惊讶,又说道:“你们聊着,我再去整整那东西,还有几颗,我再接着煲汤,让祖祖和爷爷的头发全部变黑,来个返老还童”

  话虽然是说笑,但周宣却是有那个心思,他的异能激发改善,已经到了尽头,这在老爷子那儿已经得到结果了,他的改善是能让身体好很多,但改善过一次后,再改善的话,也就没有明显的增加效果了,也就是说,异能改善激发一次,基本上就是那个样子了,再用也没有效用

  而现在,周宣发觉,他的异能改善激发到了尽头,但灵药的效用却是有另外一番作用,加上了他的异能效果,就起到更大的作用了。

  因为傅玉海和傅远山,以及周苍松金秀梅夫妻,还有傅盈,那可是都经过周宣用异能改善激发过的,所以喝了大补药后,效果很明显,而那些保镖交果就差了些,但同样还是很突出,灵药就是灵药,不是普通物品能比的。

  周宣笑着一个人到了后院子中,院子里的空气新鲜,本来就是早上,氧气成份很浓郁,深深的呼吸中,周宣又感觉到了那种味道,只是今天的这个味道比昨天不知道要强烈多少倍了,从这个味道里,周宣就觉得异能蠢蠢欲动,与昨天的兴奋那是更强烈的反应了

  周宣怔了怔,赶紧快步往后院墙边过去,一边又用异能探测着,不过这一探测,却是让他吓了一跳

  墙角里,也不知道从哪里爬来许多动物,有蛇有蜈蚣,还有别的动物,王彩斑斓的外表,看起来就是很毒的样子

  一时间,这个墙角处简直就是毒虫大聚会了

  周宣不敢靠得太近,毒虫太多,虽然他有异能,可以用异能控制住它们,但没弄清楚之前,他还是不想太过杀生,动物聚集,那都有一定的原因,并不是无原因的。

  想了想,会不会是因为那些何首乌呢?

  不过又不像,因为以前几十年了,也都没发生过这种情形啊,而昨天自己在这里那么久,就没见到一只虫子,这会儿怎么这么多了?

  周宣还是运起异能探测了一下那几株植物的根部,再探测时,嘴巴都大大的张圆了合不拢来

  这时那些植物的根部里,昨天还跟红薯块差不多大的东西,此里却生长得有如一个个的小娃娃,根长尺许,腰围都有小碗粗,而且还都像小娃娃一般,有脚有手有头的,当然不是真手脚头那样子,而是根须长得大概是那样。

  周宣惊讶之下,又数了数数,一二三四五,一共还有五颗,五个小娃娃一般生长在墙角边的土里,而那些毒虫就围在这五株植物的周围。

  这一下,周宣算是明白了,这些毒物就是为了这些何首乌而来的,以前没有来,是因为它们才生长了三十多年,药性不强,不值得它们追逐,而现在这个样子,就跟传说中那些长到了千年以上的何首乌差不多

  周宣总算是明白了,这些何首乌一夜之间长成这个样子,尤如生长了上千年一般,肯定是他昨天凝聚了异能灌注于这些何首乌里面的原因,他的异能是这个世界上最奇异的能力,受了极重的伤,或者是治不好的绝症,他都能用异能挽救回来,异能刺激人体恢复伤病的速度几乎要超过普通成百上千倍,这就造就了这些何首乌也加快了速度生长,有可能也是成百上千年的速度吧,一下子增加这么多年的时间,自然是比在深山老林中生长上千年要好,因为在深山中,有可能给人看到采回去,而在这个院子里,却是没有外人来采,而且现在的人认识这个的也是极少,更别说这还是在国外,是在纽约,又有几个能认识何首乌?

  你就是摆到这些外国佬面前,他们也只会认为是一块比红薯还差的烂薯干,颜色又是黑黑的,看不出来有哪点好。

  周宣再向前两步时,那些毒物俱都昂头对着他,又是吐信又是喷毒,不怀好意,毒物都是有护宝的心思的。

  周宣这时可就不迟疑了,异能运起,刷刷刷的就把毒物转化吞噬了,数十上百条毒蛇毒虫都在一刹那间消失无影踪

  “阿弥托佛”周宣念了一声佛,杀生了,不过这些何首乌可是他用异能培植出来的,所有权归他,可不是这些毒物的,一边又毫不迟疑的走上前,运起异能转化吞噬泥土,这一次却只是采取了一株,把何首乌娃娃取出来拿在手中细瞧。

  这何首乌呈紫黑色,长约一尺,腰若小碗,横着有两条须,像手臂一样,而底下又有两条须分岔,长得像腿,顶上顶着一颗大圆头,形像就像一个胖娃娃,难怪说千年人参,千年何首乌这些奇药灵药会成形,会长得有如人样,看来这个传说倒是真的

  只是周宣搞不清楚,自己昨天凝聚的异能究竟可以让何首乌多生长了多少年?看这些何首乌的样子,起码也得是超过五六百年的年限才能长成这个样子吧?

  昨天那些比拳头还小的茎块,都已经是长了三十多年了,一个人也都成了壮年人了,更别说一株植物,小树都能成大树,但这何首乌还真是只有那么一点点。

  其实就算是五六百年,估计都长不到这个样子,按照传说中的故事,只怕真要千年以上才能长成这个样子吧?

  周宣取了这一株,然后把那些兰草遮了遮,又看不到了,如果不是他的异能探测,也是找不到的,而那些保镖,更是不知道,外面的外国人,也不会有人会认得这个,再说了,这是傅家后院,别人也进不来,所以也就不担心。

  剩下还有四棵,周宣想了想,索性又凝聚了一些异能,再度灌注于何首乌里面,然后拿了取出来的一颗,回到厨房里后,又用清水洗了干净,笑呵呵的对王嫂说道:“王嫂,麻烦你再帮我找一些补药来,我再煲汤给大家喝”

  王嫂也是呵呵笑着,今天她的精神好很多,也发现两位老爷子的白发变黑了,一想到这个,她又回去镜子里瞧了瞧她自己的头发,她都四十多快五十了,因为一直在傅家,生活过得并不差,所以白发极少,但有一些,数十根,只是对着镜子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根,白头发一根都不见了,而且还发现,自己的脸好像变光滑变年轻了一些,不禁发起呆来。

  想了半天,王嫂也没弄明白,反正觉得今天就是怪怪的,不仅仅是她,整个傅家都怪怪的,起初还以为是傅盈小姐带着夫家人回来让傅家人高兴的,但后来就肯定不是了,再高兴,也不可能会把白发变黑,皱纹变少,容貌变年轻吧?

  再想一想,就想起昨天喝了周宣煲了几个小时的汤了,一想想,越想越觉得是那个原因,因为喝的时候就觉得汤里有股浓郁的药气味。

  现在又见到周宣要煲汤了,不禁好奇的看着周宣清洗过的那个何首乌,昨天也见到了,但那时见到的只是两块黑呼呼的红薯般的东西,哪像现在,周宣手上拿着清洗好了的何首乌,就像一个娃娃一般,难道是什么大萝卜吗?

  王嫂一边应着一边又问道:“姑爷,你拿的是什么啊?”

  周宣笑笑道:“是我弄来的药草,大补的,这颗比昨天的更好,跟昨天是一样的东西,煲汤,呵呵,我可是煲上瘾了”

  王嫂到食物仓库里把煲汤的药材拿了出来,周宣把何首乌切成一片一片的,不过这次太多,把一个大瓷煲塞了一半,把清水加进去后,周宣就把煲放到火炉上,打了火,然后调到中等,花了半小时把煲里的水烧滚,烧了几分钟后,再把火调小,以小火再烧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后,煲里的蒸气漏出来,闻到鼻中就觉得脑子精神得很,周宣便知道,这东西效用可是比昨天煲的汤要强一百倍都不止了

  昨天那东西,拿出卖的话,说不定就能值大价钱,有钱人对那个肯定是趋之若鹜,尤其是富贵女人吧,对美丽的追求更是疯狂,想想那些高价名贵的化妆物品,又比如那些打羊胎素的富人和明星们,一针药剂据说是数百上千万的价钱,而且还有副作用,但为了养颜美容,就什么也不顾得了。

  这种新闻周宣可见得不少,自己昨天煲的那个汤肯定是有那种效用的,不过不是太明显,而且需要他用异能改善一下。

  今天的这一煲效用更奇特更强烈的汤,效用会如何呢?

  周宣一边守着火,一边想着,心里有些兴奋,能不能让祖祖和爷爷更年轻一些?能让身体更强健一些?要是可能的话,那就是最令他欣喜的事了

  以前用异能已经达到了极致,无法再进一步,这是肯定的,不是他不想,要是有那个可能,在国内的时候,费多少他都愿意把老爷子救回来

  周宣把火调得更小一些,鼻中闻到的药味让他异能跃动不已。

  再熬了一个小时,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周宣把煲锅端下来,稍稍冷了一会儿,然后又让王嫂拿了十几只碗过来。

  把汤煲盖子揭开后,周宣摇了摇煲,里面的汤比昨天的要少,因为昨天的料少一些,而今天的这个何首乌大过昨天十数倍都不止,占了面积,汤是少了,但浓度和味道却是比昨天要强了不知道多少倍。

  看了看十几只碗,周宣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对王嫂说道:“王嫂,还是拿十几只杯子来吧,算算人数,包括保镖大哥们,每人一杯,拿小杯子来吧,我这个汤大补,但量少,每个人就尝一点吧,只够一小杯”

  王嫂笑了笑,汤黑呼呼的,比起昨天的还要黑还要浓,看起来虽然不好看,但因为有今天的变化,对周宣这汤的想法就不同了,笑呵呵的又去拿来了十几个小杯子,每个杯能装一两水左右的样子。

  周宣端起煲,然后一小杯一小杯的往里倒,十几个杯子都倒满后,汤也完了,刚刚好,后面两杯还略微不满。

  周宣笑了笑,然后端起一杯,首先递给王嫂道:“王嫂,这第一杯,还是请你喝了吧,少,只能喝这么一点尝尝”

  王嫂可不会拒绝了,笑吟吟的端了杯子一口喝干了,味道太浓,比起昨天的来,就像一杯清水和一杯极浓的咖啡一样,大不一样

  不过王嫂也不确定到底是不是因为昨天那碗汤的原因让她有了年轻的变化,只是想来想去也想不到别的原因,而此刻,周宣又弄了这么一煲汤来,这个孙女婿可真够古怪的

  周宣又用托盘盛了要端到客厅去,只是端了起来时,又对王嫂说道:“王嫂,这汤,喝了如果有作用,可别出去跟别人说啊,我以后就专门给你们煲这汤喝”

  王嫂只是笑,说道:“我当然不会说啊,不过姑爷你是在哪里学的这个?可真是有些效用,味道虽然不太好喝,但效用确实不错”

(您正在阅读的是《超级黄金左手》小说:第二卷 破茧而出 第六百三十五章 超级效果---来自AH小说网www.365doc.net)

超级黄金左手最新章节http://www.365doc.net/chaojihuangjinzuosho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说推荐:公车上被国中生插入停电了婶子在洗澡我和小姨子做爱记录我从后面上了舅妈我的隔壁是空嫂醉酒昏睡的美女老师激情女兵大学成长日记之破处性启蒙导师笑瑶姐艳绝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