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AH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超级黄金左手最新章节

第六百六十五章 子弹冲击

超级黄金左手 | 作者:罗晓 | 更新时间:2016-07-31 16:35:05
推荐阅读:

  第六百六十五章子弹冲击

  李为哭丧着脸求饶道:“大哥啊,你几个月不回来,一回来就要让我难受,算了吧,我家你就还是不要去了,我还是回去让周莹折磨算了!”

  周宣没好气的道:“真是没出息,我找你爸,是想帮他出出力,看看有没有给他解难的事,放心吧,与你无关!”

  李为大喜道:“真的?”随即又马上直是点头,然后兴高采烈的去开了车出来,因为他知道周宣从来不说谎话,既然这么说了,那就肯定不是要找他的麻烦了,这几天,他老子李雷一张脸跟苦瓜似的,眉máo鼻子眼都皱到一堆了,李为当然是不敢问他什么话的,好话坏话都不敢问,心情好的时候,李雷还答理他一下,心情不好的时候,直接是严厉的喝斥,对谁都好,就是对他李为不留半点情面。

  周宣向来是有能力的,而且以前李雷无论在什么样的心情中,只要见到周宣,心情就会好得多,也从来不会对周宣发脾气,所以李为才高兴起来,要是周宣真能把老子的心情治好,那他还是高兴的,毕竟是他亲老子,他再不上进,但见到父母爷爷为难,他心里还是难过的。

  虽然是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无赖的性格,但真实的他,还是个有孝心有情有义有信用的。

  李为开着车,带着周宣一路急驰,到守卫森严的军区大营总部的住宿楼处,他家是第三栋小洋楼,车一停,守在门口的警卫早看到是李为的车,等他下车后才敬了一个军礼,然后小声道:“小李,要小心些,司令员正发着脾气呢!”

  李为笑呵呵一摆手,满不在乎的道:“放心,我就是来治他的脾气的!”

  那警卫一呆,李为再大胆,可从来不敢当着他的面这样说他老子,来治他老子的脾气?敢说这个话的只有老爷子老李了,李卫要敢这么说,除非是不怕屁股给打开huā了!

  但李为指指车门边,笑道:“我的大哥,还不下车啊!”

  那警卫才发现车里还有一个人,等周宣从车里钻出来后,顿时喜道:“是……周先生吗?”

  他们几个警卫都是认识周宣的,也知道周宣是李家人最喜欢和最热情招待的一个客人,加上又是李为的大舅哥,是李家的亲戚,看到他来了,哪有不喜的,心想司令员肯定要开心些了,每次见到周宣后,他的心情就会好很多。

  连通报都没有用,便放李为和周宣进去了,因为他知道,别的人在李雷烦恼的时候撞进去,肯定是要挨训的,唯独周宣是没问题的,他有经验,所以直接便放了进去,李雷过后绝不会怪他的。

  客厅里,李为的妈和老李在看电视,李为和周宣进来的步子又极轻,老李跟李为的妈都没有发现。

  李为偷偷的溜到老李身边,悄悄的说道:“爷爷,你看我给你把谁带来了!”

  老李一怔,回头一瞧是李为,正要恼他,又看到他旁边站着笑容满面的周宣,不由得一喜,霍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李为的妈一见是周宣来了,也赶紧站起身就去泡茶湛水。

  “来来来,坐下坐下!”老李大喜过望,拉着周宣就往沙发上扯。

  周宣没有坐,低声说道:“老爷子,等一会儿再跟您老聊聊,我想先跟李为的爸说说事!”

  老李一怔,抬眼见周宣凝神静气的表情,气度若渊,比以前更有气势,怔了怔后便点点头,然后沉声道:“也好,李为他爸最近也闹心,如果你能出点主意倒是好,我跟你一起进去吧!”

  李雷是正在书房里闷思,这段时间只要一回家就会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发闷气,老李到底是退下来了,对李雷的任上之事,只能做个参考建议,却不能替他代理,再说现在的时代不同了,他那一套拿到现在的局势也不合形势,所以也只能干着急,起不到什么作用,这时见周宣专门过来见李雷,想必是有些主意了。

  李为的妈刚好把茶水端出来,却见到公公陪着周宣进了书房,只有儿子李为坐在沙发上笑呵呵的,当即恼道:“你就知道笑,不知道你爸这段时间熬更受夜的,白头发都多了很多吗,也不知道替大人们分分愁!”

  李为嘿嘿笑道:“我的妈呀,我老子的愁又怎么是我能分得了的?他平时不骂我就是谢天谢地了,放心吧,妈,我的大舅哥一到,我爸的忧愁就会消失的!”

  李为的妈还是皱着眉头,愁容满面的道:“但愿能吧!”

  老李带着周宣推开书房的门进去后,周宣顺手把房门关上了。

  李雷正背着手对着窗台,听到声音后怒容满面的转过身,正想发脾气,但见到的是老李和周宣,不由得一怔,随即又喜道:“爸,小周怎么来了?”

  在他的印相中,周宣是远在地球的另一边,在遥远的纽约,怎么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老李自然也是不知道周宣为什么回来的,所以摊摊手,指着周宣道:“小周自己来说吧!”

  周宣正要说话,李雷倒是醒悟过来,赶紧招呼他跟老爷子坐下说话。

  周宣坐下后,这才对李雷说道:“李叔,我是听到李为说你近段时间为公事烦恼,我刚好回来听到了,就想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你解解烦恼。iΝniеpοΜ”

  李雷见到周宣本来是高兴的,但一听到周宣的话后,脸sè又暗了下来,摇摇头道:“这事,你也帮不了忙!”

  周宣笑了笑,又说道:“那,帮不帮得了是一回事,说出来又是一回事!”

  这话当然是周宣说出来,要换了一个人,打死都不敢用这种口气说出来。

  老李坐在边上直叹气,李雷的事,他自然是知道的,但他也没有妥当的办法,形势如此。

  李雷叹了口气,然后说道:“我自从调入海军部以来,海洋区域事态频发,争端纷起,又因为某些国家的从中挑唆,周边一些小国家趁机便起哄,抢占我们的海岛,要说以海军的实力和国力,这些都是不足以虑的,多年前的越战便足以证明,但现在我们国家的国际地位急速上升,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变得更强,既要顾及国际形像,又不能动武,这就使我们陷入两难境地,而国内的民众呼声又极强烈,认为国家走的路线太温和,别人都踹进家门里来了,都不还手,实在太窝囊了!”

  李雷说到这里,拳头都捏得“嚓嚓”响,狠狠道:“其实我们军方又何尝不是两难呢?全军上下,我们的士兵到将军,我可以说,没有一个是孬种,可我们也是现代军人,是一个负责的军人,这种局势,不是说打就能打的,就算我们出动武力,打赢了那也是输了!”

  周宣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段时间也早看过了新闻时报,对于这些局势很清楚,不过当初他没有那么强的能力,即使知道,即使愤怒,也没有办法,如果只是以前的能力,他肯定是没有能力应付,要做些行动,那也只是跟间谍一样潜入到别国内做一些暗中的行动,给某些方面给一点威胁。

  李雷知道周宣的能力,但却是不知道周宣这段时间能力涨得如此厉害,周宣以前的能力能做的事还是很多,就比如魏海河的事吧,也都是靠了周宣的能力,但魏海河最终还是与周宣分道扬镳了,也因此而让周宣举家远走海外,让李雷和老李也心痛不已。

  周宣沉yín了一下,想想后又对李雷说道:“李叔,李爷爷,我想这事我能帮上点忙!”

  “能帮上忙?”李雷和老李都诧异起来,还真有些出乎意料之外,都紧紧的盯着周宣,不知道他到底能帮上什么忙,这种忙,可不那么好帮,不知道他是不是想到那个方面,军队不能出面,sī人平民又哪里有那个能力与军队对抗?

  周宣笑笑道:“爷爷,李叔,我也不瞒你们,最近我的能力涨得有些特别……”想了想,然后又说道:“李叔,这样吧,军区里有专门的训练场吧?我们到训练场里走一趟,你马上就会明白了!”

  看着周宣自信满满的表情,李雷还真是有些奇怪,老李倒是有些信了,周宣从来不胡说吹大话,而且他的能力本来就是一个令人难以相信的事,再有更奇怪的,也不一定就不可能,所以倒是站起身,对李雷说道:“雷子,去吧,我相信周宣,我跟着一起去看看!”

  李雷不是不去,只是nòng不清楚周宣为什么要到训练场去,想了想,还是点点头道:“那好,到军区最新的领导干部的地下室内训练场吧,那里保密性强!”

  李雷知道周宣的能力有些隐秘,即使不是异能上的事,保密些也好。

  三个人一起出了书房,客厅里,李为正将两条tuǐ高高的翘起来架到沙发的顶端,嘴里叼着一支烟,一看到李雷老李周宣三个人走出来,吓了一跳,赶紧弹起来,烟也掉到了沙发上,手忙脚luàn的在沙发上扫了起来。

  李雷只是瞪了一眼,然后又笑笑着陪着周宣和老李走出门外,现在没有时间来修理他。

  等到三个人走出门外后,李为才松了一口气,赶紧检查起沙发上,烟头把沙发上的布都烫了一个洞,顿时给他妈一阵埋怨:“你这孩子,难怪你爸老是骂你,就没个正经样,也不想想,你也是结婚有家室的人了,还吊儿朗当的,像什么样子?”

  过了好一阵,李为才想起来,为什么不跟着他们去?他们又去哪儿了?又后悔又害怕,这时要跟着去,只怕就会撞在老子的枪口上,只能强忍了不跟去,他老子刚刚那可是要发他脾气的,只是显然是陪着周宣去哪里,没有时间,这才放过了他,万幸!

  来到军区的干部训练场,是地下室的特制枪械和体能训练场,周宣指了指一边那空旷宽大的枪械训练场,说道:“李叔,爷爷,去那边!”

  这地下训练场很宽大,起码都有两千平方以上,高度超过了十米,场中有数十根大柱子,训练用的枪靶,移动枪靶,设备齐全。

  周宣停下来,然后对李雷说道:“李叔,叫人送一些枪械子弹来吧!”

  李雷越发惊疑,周宣以前可是碰都不碰这些的,他的异能好像也有些惧枪支子弹,如果他是要显lù他的枪法的话,难道他想去暗杀别国的领导人?

  周宣并没有去读他和老李的心思,对于自己的亲人们,周宣从来就不去读取他们的思维,这是对亲人们的不敬,二来是因为,每个人都会有自sī的一面,如果因为读到这一面而让自己受伤,那对所有人来说,都不是好事。

  李雷拿出通讯器便通知了副官取了一些枪械过来,其中有手枪,半自动步枪,子弹数百发,然后又让副官离开训练室。

  等到副官离开后,李雷就问周宣:“现在要做什么?”

  周宣笑笑道:“爷爷,李叔,你们现在尽管朝我开枪!”

  “什么?”

  “……”

  两人都惊得呆了,老李首先否决了,“不行,周宣,我今天就觉得你怪怪的,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难道你是感冒生病烧糊了脑子?”

  周宣笑笑道:“爷爷,你几时见我糊涂过了?放心吧,我从来不拿危险事放到自己身上,我告诉你们吧,这段时间以来,我的能力增强了数百倍,拥有了你们跟我都想不到的超强的能力,我的身体拥有了超过地球上最坚硬的物体数十倍的坚硬度,说是百毒不浸,刀枪不入,都还了,我能到太空里的真空中,以及海洋的最深处,南北极的冰层里都毫发无损,更重要的是,我还拥有了飞行的能力,绕地球一圈我只需要两分钟,你们能想像这种能力吗?”

  老李和李雷父子两都被周宣的话惊呆了,张大了嘴合不拢来!

  如果不是早知道周宣绝不是个开玩笑或者是说谎的人,那他们就绝对不会相信周宣所说的话!

  呆了一阵后,两人才醒悟过来,周宣仍然笑笑的站在那儿等待他们的回答。

  李雷呆怔了一阵子,然后惊疑不定的问道:“周宣,你说的是真的吗?要不是因为是你,我就真不会相信这话!”

  周宣笑笑道:“李叔,你先拿枪试试吧,试试就明白了,要是你害怕,你就朝着我的手脚开枪吧,你也知道我的能力,如果没死,这些伤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件小事,要不几分钟我就能完全恢复!”

  周宣知道老李和李雷肯定不敢朝他开枪,所以才用这些话来说明,如果朝手脚开枪,即使伤到了他,也能用异能极速的恢复,这个倒是不假的。

  李雷见周宣如此坚持,不像是开玩笑的,也就拿了一支手枪,“咔咔嚓嚓”的上了膛,又打开了保险。

  对于枪械,别说是他,就是老李,那也是轻车路熟的事,就跟拿了筷子吃饭一样简单。

  李雷握着枪,然后对周宣又问道:“真要开枪吗?”

  周宣笑笑点头,然后伸了手,对着李雷摆了摆,示意手当靶子,李雷一咬牙,瞄准了周宣的手掌,这才三四米的距离,李雷的枪法不错,一枪正中。

  老李在旁边盯得紧紧的,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伤到周宣,李雷这一枪shè出,他还真看到了子弹shè在周宣的手掌心中,“叮”的一声钢铁交击声响,子弹头落到了地上。

  李雷一个箭步窜上去,把周宣的手掌心翻过来翻过去,仔细看了一遍,见没有任何的伤痕,这才放了心,又把地下的那颗子弹头捡起来一看,子弹头因为碰撞的原因,变成了一粒扁扁的铁扁片了。

  这得要多坚硬的硬度才能把子弹头撞成这个样子啊?

  周宣笑笑道:“爷爷,李叔,现在应该放心了吧,尽情的对我shè击吧,放心,我不会拿自己的生命来冒险,事实是,这些子弹当真伤不了我分毫,我想要真谈能伤得了我的东西,也许核弹吧,我不敢肯定,因为我飞行的速度太快,快到可以在一瞬间逃离核弹爆炸的威力范围,而且核弹的威力,我还真不敢轻易尝试!”

  李雷惊得不行,周宣轻轻一弹身,便即飞到空中,在地下室里如闪电般的绕行飞了几个圈子,快到李雷和老李只见到一个黑影子在空中飞速移动,等到周宣停下来后,才看到周宣的表情。

  周宣此时也没有落下地来,停留在离地五米高的空中,向李雷和老李招招手道:“爷爷,李叔,拿火力强的武器朝我开枪吧!”

  什么说话都不如实际的行动有响应力,周宣又飞又阻子弹,老李和李雷父子两对周宣的话都信了个九成,周宣这时再说起开枪的话,他们两个就不再犹豫了。

  老李有些兴奋,当年的老式步枪与现在的新式自动步枪相比,是落后了许多,当然的,威力也强了许多,很多年都没mō过枪了,现在有了这个机会,哪里还客气,弯腰抄起一支半自动步枪,手法熟练的上匣开保险,李雷也同样拿了一支半自动的步枪,这枪比手枪的威力,自然是强了太多。

  打开保险后,老李还特地对周宣说了一声:“周宣,我要开枪了哦!”

  周宣招招手,笑笑道:“早就等着爷爷和李叔开枪了!”

  老李当即对准了周宣,扳机一扣,“哒哒哒”的声音响起,李雷也在同一时间开枪了,子弹便如雨一般倾洒在周宣身上各处,甚至是脸面上,子弹头“叮叮叮”的杂响,纷纷弹跌落在他身下的地面上,散落了一大堆。

  见周宣仍然面带笑容,神态自若的停留在半空,shè完子弹的老李兴犹未尽,又上好了子弹,然后又抄起另一支半自动步枪,左右开弓,双枪齐发。

  李雷跟老李父子两在数分钟击出了过百发的子弹,但周宣毫发无损,两人惊讶无比的扔了枪,这个时候已经不用再测试了,子弹确实伤不了他。

  而刚才周宣的闪电一般的飞行也吓到了他们,还真是可以飞行,而且速度真的快到了他们ròu眼都看不清的地步。

  其实周宣已经把速度放慢了许多,当真要以最高的速度飞行,老李和李雷只怕是连影子都看不到,因为周宣的速度已经远超过了ròu眼能看到的极限。

  李雷这时忽然明白了,周宣来找他的原因。

  而周宣在这个时候也缓缓落下地来,再对李雷笑笑道:“李叔,我想你也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有些事情,你们不方便出面,但我以一个未知的身份出面,nòng一些动静出来,对方只能猜测而无法肯定,当然了,我也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他们也只能猜测!”

  李雷呆怔了一阵,然后忽然就展颜笑了起来,拍手道:“好,好,好!”

  一连三个好字,老李也笑了起来,看来周宣来的目的还真是对了,只是对周宣的能力强到这个层度,确实是惊讶之极,他这个能力,当真跟科幻电影中的超人没有多大区别!

  李雷想了想,又对周宣说道:“周宣,现在是和平年代,当然我们也不想以极暴力的方式进行报复,比如说你把对方的军舰飞机什么的nòng毁掉,我比较赞同的是到对方的国内,我相信很多事情都只是政坛上的执政者为了利益而进行的偏执行动,绝大多数民众只不过是受了门g蔽而已,我想,你只需要让民众们知道某些事实的真相,这就够了,并不需要去做一些极端的事情!”

  周宣点点头,然后又说道:“我知道了,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李雷陪着父亲和周宣又出了训练室,到门口又吩咐卫兵把训练室里收拾一下,到广场上后,周宣向李雷和老李微笑着点点头,就在李雷准备把周宣再陪到走回家中细细商谈时,周宣倏然升空,刹时间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李雷不禁顿足不已,连连说道:“这个周宣,我话还没说完呢!”

  老李倒是笑笑道:“周宣不是个鲁莽的人,你还是放心吧,他不会做出太失格的事!”

  只是说完了,望着黑夜星空,又摇了摇头,说实话,到现在,他都觉得跟做梦一样,一个人,怎么可能真的飞上天?而且还有那么多不可思议的能力!

  周宣在夜空中向东,以超高速飞到东海面,天还没亮,索性贴着海面极速飞行,身体飞过后,海面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海沟一样的bōlàng沟线。

  东面的岛国上空,周宣飞到离地两百公里处的亚太空中,将这个国家的人造卫星上的通讯设备毁坏掉,在这一瞬间中,这个国家凡是通过卫星收发的通讯都处于断线状态,包括军方,周宣的随意举动,把这个国家的通讯nòng了个一塌糊涂。

  然后再飞落到地面的城市中,天还没亮,这个城市倒是灯火通亮,很多店面还在营业,处于夜生活中的人,还是很多。

  周宣独自在街道上行走着,行人确实没有,偶尔有车辆经过,想想有些饿了,虽然能力超强,但他终究还是一个人,能力再强,他的身体也还是需要被充饮食,他并不是神仙,超人,也是要吃饭的。

  找了一家还在营业着的餐饮店,到门口,“叮”的一声响,自动门就打开了,周宣进去后,门又关上,一个穿着和服的女孩子弯腰恭敬的说着“欢迎光临”的话。

  周宣已经打开了语言交流器,不过就算没打开那个,他也能用读心术探测到她的脑电bō,语言虽然不同,但人的思想所引起的脑电bō却是不分国度的。

  而且“欢迎光临”的那句话,却还是听过的,不会说,但能听得懂,周宣点点头,然后到座位上坐下来,看着墙上的招牌菜式,指着其中一个就说道:“我要那种!”

  周宣的话是通过语言交换器翻译出来的,略有生硬,但那女孩子却是听得明白,又弯腰行了一个礼,柔柔的说道:“请稍候!”然后又从厨窗口通知里面的厨师做菜。

  周宣静静的等候着,脑子中在想着,后面要怎么样来处理那件事,说实话,如果不是为了李雷一家人,他也不会主动找上门去做那件事,李雷的事,其实算是他自家人的事,就算为了李为吧,那也是要做的,更何况,李雷和老李父子两对他,那可是好到了极处,绝不会像魏海河那样,对他来个利益选择,如果当真有同样的事让他们选择,周宣相信,李雷绝对会选择他。

  每个人的想法都是不同的,老李跟李雷父子都是一个类型,耿直重情重义的类型。

  其实就是李为吧,虽然一副玩世不恭的无赖样子,但内心里,却是一个极负责极有男人气概的人,相处得久了,就能懂到他的心理。

  周宣正在思考时,那个女孩子又给他送上一杯饮料,柔柔的道:“先生,这么晚的时间还出来,客人又少,我请你喝杯饮料吧!”

  周宣抬头道:“谢谢!”说了这句话,周宣才注意到,这个服务女孩子长得很漂亮,不仅说话的语气声音温柔动听,长相也是甜甜的,很是动人。RO!~!

(您正在阅读的是《超级黄金左手》小说:第六百六十五章 子弹冲击---来自AH小说网www.365doc.net)

超级黄金左手最新章节http://www.365doc.net/chaojihuangjinzuoshou/,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说推荐:公车上被国中生插入停电了婶子在洗澡我和小姨子做爱记录我从后面上了舅妈我的隔壁是空嫂醉酒昏睡的美女老师激情女兵性启蒙导师笑瑶姐大学成长日记之破处超级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