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AH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嫡女落凡最新章节

第414章 重伤

嫡女落凡 | 作者:梅子漫漫 | 更新时间:2016-07-31 16:56:16
推荐阅读:

  许嬷嬷:“呵呵呵,你刚才说没有瞧见那林氏的样子,她耀武扬威了这么多年,还是连自己的儿子都管不住……”

  似乎在回味里头的吵闹。

  “郡主,您这是要接这个嬷嬷回去?这是为什么?”刘公公看着她这其貌不扬的样子,有些奇怪的问。

  雪裟率先走出了林府,不带笑容,只是有种了结之感,即便她什么也没有报复出去,人家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这位是老夫人,既然皇上赏了我宅子,她便可以去我府里做个管家的差事,公公不必担心。”她回答道。

  许氏跟在她的身后,听了这话却突然道:“我是不会告诉你红绣在哪里的。你不要妄想报复那孩子,她已经走了……”

  原来她还在担心这个?

  雪裟坦诚道:“你放心,红绣我和她的过节已经结束了,现在我出了这个林府,以后便不会再记得里头所发生的事。”

  听她说完,许嬷嬷突然一笑,脸上的沧桑与衰老显得刻骨铭心。

  “怎么?你在这里头,难不成受到过一丝真心的善意不成?要是我现在有权有势了,我不把她们千刀万剐了,都难解我心头之恨!”

  雪裟想了想,微笑答:“或许是,我与你不同吧?”

  “不同?有何不同,雪裟你我都是聪明的人,也明明比她们身份尊贵,你那个庶妹把你的手给废了,你不会忘记吧?我现在还记得林氏那晚上把我从于家带出来的场景……我待她不薄,可看看现在,给她当了十几年的仆人!”

  许嬷嬷的眼神尖锐,勉强地撑起身子直视雪裟,那是一种蔑视的感觉。

  “为何我觉得,你看不起我?”雪裟毫不介意的问。

  许嬷嬷:“呵,你还真是善解人意,我只是认为你太懦弱了,难不成你生来就是个撒气包,只会忍受,不会反抗的吗?这可不是从前那个在林府的雪裟。”

  她的话说完了,府门也到了,雪裟却是停了下来,平静的脸上看似犹豫。

  许嬷嬷还在等着她做出些出格的事情,没想到她只是停了停,问了一句。

  “林晴簪在哪儿?”

  府里的丫鬟上前答:“回,回郡主。表小姐在大院呢!今日没有出来。”

  雪裟淡淡道:“哦,你回去和她说,叫她备着点母乳,孩子要等着喝呢!”

  “什么?什么母乳,表小姐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怎么可能有母乳,郡主您是什么意思?”丫鬟奇怪道。

  声音大得让许多下人听见了,而她们后头的赵氏也正好冲出了檀香院。

  雪裟:“这个嘛!你将我的话带到便是,记得不要忘了与她说,孩子在我哪儿,有林展颜带着,不会有事。叫她不要担心,毕竟是做娘的,再怎么不喜欢孩子,也会心软的。”

  “表小姐,表小姐有孩子?这怎么可能呢?”

  “是啊!郡主这是在说什么?”

  “好奇怪啊!表小姐,表小姐哪里像是个生了孩子的人?”

  丫鬟下人们开始议论纷纷,许嬷嬷一看,只是微微一笑对雪裟道:“你这可不够过分,别忘了,她可是朝你泼了滚水的人。”

  雪裟低头看了看自己包扎好的手掌,心头一笑,何止是这个,林晴簪看自己不顺眼,不知多久了,要知道她第一次进府可就被她打了一巴掌。

  “她看不得我好,我却还好心帮她救孩子,对啊!我真是太客气了。”雪裟喃喃自语道,虽然是几句话就暴露了林晴簪和赵氏苦苦掩饰的真相。

  可她这还没有用心呢!

  外头,刘公公等了一会儿突然喊道:“郡主,这……”

  雪裟往门口一看,只是感觉到一阵风吹来,下一刻人便依靠在一个温暖的怀中了。

  看着面前身穿黑色劲装的肖潋,她只是问:“你怎么知道我来了这里?”

  “你没事吧?”肖潋温柔的问道,双手抱住她越发紧了。

  林府的下人们都在看着,刘公公也是一脸的茫然,只有许嬷嬷一个人上了雪裟的马车。

  “我没事,我怎么会有事?你也实在太小看我了吧?”她以轻松的语气说道。

  其实该庆幸昨夜李荛端没有直接杀了她,而是送到了皇宫中,在那里她还可以活命,否则怎么回来?

  肖潋听了这话,松了手,将她仔仔细细从头到脚的看了一遍,眼神停留在她包扎好的两只手掌,突然道:“这是昨夜包好的,还是今日早晨?”

  “这……这是,今早包好的。”雪裟回答。

  肖潋立刻道:“可能会留下疤痕,来我给你上药,这个好得很快的。”

  在她的注视下从腰间拿出一罐白色的药粉,麻利的将她手掌上的纱布解开。

  雪裟鼻酸了一下问:“你特意带了来?”

  竟然记得的是自己手掌上的伤口,他这一天到晚究竟在想着些什么?

  肖潋自顾自的道:“来,我给你上药,有些疼,这是最好的烫伤药,我知道很有效果的。”

  雪裟觉得气氛太过暖意,弄得她都快要忍不住抱着他不动了,还是要说些什么。

  雪裟:“别,咱们还是先回我的郡主府吧!肖潋哥哥。”

  “你叫我什么?什么郡主?”肖潋抬头奇怪道。

  雪裟勾起一抹灿烂的笑容,扯着他走出了林府,在刘公公的注视下,上了肖潋的马车。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他问道。

  现在四下无人了,雪裟便道:“你可知道,方才我们那样亲密是会被人说闲话的。现在,我们名义上算是兄妹了。”

  “你的意思,皇上封你为郡主了?他这是什么意思?”肖潋一下子明白过来,脸色却是不好。

  一双桃花眼中甚是疲惫的血丝。

  “多亏了皇上想的办法,否则张氏和李荛端的计策便会害我名声尽毁,你现在也许要叫我一声贵人,娘娘呢?”雪裟道。

  一边说着用手抚摸上他苍白的脸颊,甚是心疼。

  肖潋怒道:“可他这样,我岂不是不能娶你了?至少现在不能,是吗?皇上为什么要这样做?”

  说着,他似乎在逃避雪裟的眼神

  而她也瞧见了他肩上的血色。

  雪裟急道:“你受伤了,为何还不包扎?你怎么伤的?”

  肖潋匆匆答:“没事的。”

  乘着雪裟看着他的伤口心疼,将手中一直攥着的药粉撒在了她的伤口。

  雪裟只觉得有些疼痛,转身便朝着马夫喊道:“外头的侍卫,给我拿纱布,我要包扎。”

  她的声音冷酷带着命令的意味,没有人能够忽略,一声之后便接过了一个包袱进来。

  “将衣服脱了,我来给你包扎。”雪裟道,不容拒绝。

  肖潋只是顾着拆开包袱,里头有些纱布和两瓶金创药。

  他随手拿起一个很小的黑色药瓶和纱布,将她的手扯了过来,想要包扎。

  “你说,怎么伤的。”雪裟一下子扯了回去,冷冷问道。

  “你既然已经到了林府,便应该看见了张氏,我昨日逼问她得知你在皇宫,便派了仇妩去接你,你见到他了吗?”肖潋问道。

  雪裟想了想道:“仇妩?他天亮的时候才到,被皇上当做刺客抓进天牢了。我还以为,你会来。”

  肖潋听了这话,将手中的包扎停了下来,急切地问:“你在等我吗?裟儿,我是去找李荛端了。若是他能够害你一次,便会有下一次,我知道皇上喜欢你,你不会有事,所以才去找李荛端算账的,你怪我吗?”

  雪裟嗔道:“这是什么道理?皇上要是不喜欢我,李荛端和张氏怎么会把我送进去?”

  “不,我知道皇上对你不是那个意思。你们之间,是真的有些父女的感觉。”肖潋认真道。

  这样说,倒也没有错,他看人的感觉很对。

  雪裟看着他担心的模样,还是回答:“我不怪你,你也没有猜错。”

  沉默了许久之后,肖潋才答应将衣裳褪去,可她一看却是发怒了。

  雪裟骂道:“你找李荛端做什么?你们是要决一死战吗?难不成你不知道他有训练良好的黑衣人?你和他打什么?弄得一身伤回来,值得吗?”

  声音大的外头的宫女都想知道里头究发生了什么。

  肖潋只沉默着,雪裟的怒火缘由便是因为这个……

  他背对着雪裟,右肩上有一道砍伤,伤在肩膀不知要多久才能好,这包扎不好,要如何痊愈?

  更不要说背上那三条剑伤,长的从左肩到了腰间,短的也有半尺,伤口之深可以看出那时候下手的人是多么的用力,现在还在流着血,难怪他会面色苍白了。

  雪裟命令道:“将那瓶小的金创药给我。”

  肖潋想了想,没有动作。

  “我知道那是快速愈合的药,皮外伤,小伤只需三日,刀剑重伤也不出十日肌理便能够愈合,你别不舍得,我只是烫伤你却要用,对自己怎么没有那般?”

  雪裟淡淡道,将药瓶夺过去。

  肖潋现在也言语不得,不住该怎么说话,才能不惹她生气了,只好问:“你怎么知道,这个是最好的金创药?”

  “你从前不是给我用过吗?被荆棘刺伤的时候,我好得那么快,就是因为它。”雪裟答道,将药粉倒在他的伤口上。

  那是一股清香,阿辉也说过,这药粉的珍贵,即便是有钱也买不到多少,这样弥足珍贵的救命东西,他竟然用在自己的小伤上也不自己用。

  她仔仔细细的包扎着,足足过去了半个时辰才将长短不一,深浅吓人的伤口包好,一路上马车颠簸,他们却是没有交流,雪裟是心无旁骛,直到她的府邸到了也全然不知。

  “郡主,您到了。怎么还不下来?”刘公公在外头喊道。

  雪裟这才回神,却是扶着肖潋一起下车。

  “这,郡王。您的府邸就在不远处。”刘公公道。

  是不希望他陪着雪裟。

  肖潋:“你管的这样宽做什么?我来走动走动,与你何干?”

  “这,这奴才自己不敢对王爷指手画脚,但郡主,您还是要仔细外人的闲话。”刘公公真是不遗余力的警告道。

  雪裟:“公公不必担心,一路上陪着雪裟前来一定累了吧?辛苦了一日,来人。送公公回宫里去,拿些赏金。”

  “这,这不必了。不必了。”刘公公道,刚要客气,肖潋一个冷漠的眼神又把他给压制住,只好转身走了。

  再待下去不知会被郡王嫌弃到哪里去。

  两人进了府,却毫无心思欣赏四下,雪裟找了一个干净的屋子将肖潋扶了进去。

  “你们都先下去吧!”雪裟对宫女们道。

  “是,郡主。”

  屏退左右之后,肖潋这才说话。

  “我将李荛端手中的人都打散了,他现在重伤,躲进宫里去了。”

  雪裟却是讽刺道:“他重伤,你这也算轻的吗?”

  实则心中还算高兴,她还以为肖潋连李荛端的身子还未近,就会被他的阴谋诡计给拖延,最后伤了呢!

  肖潋只是答:“李荛端经过昨夜,羽翼尽折,朝中的文武中有他的人,我将他们的丑事全都暴露,该抄家的,该处死的,皇上都已经处置了。”

  “这么说,李荛端这回折损的不轻?那你也不许这样,他那样的人只能智取,不能硬来,冲动之余,你可能会害死自己。”雪裟担心道。

  肖潋的脸色冷漠,眉间的王者气势毫无消逝。

  “我只是忍不了他对你的暗害。”

  听了这一句话,雪裟哪里还有心思再骂他。

  “无论如何,我希望你活着,而不是咱们每个人都为了对方而死,好吗?”

  这句话虽然是无情,可却是最理智的了。

  肖潋没有听进去,只是道:“你可知道,李荛端为什么逃入皇宫了?”

  “为什么?”

  肖潋:“因为,边境出了大事,就在今早传来消息,李康端横死。是皇上派人打断了我们。”

  他没有说的清楚,实则是皇上派人从心里手中把半死的李荛端要了回去才对,若没有给这个面子,李荛端难逃一死。

  “什么?李康端,死了?”雪裟也惊讶了,李康端,怎么会被杀了?(未完待续。)

(您正在阅读的是《嫡女落凡》小说:第414章 重伤---来自AH小说网www.365doc.net)

嫡女落凡最新章节http://www.365doc.net/dinvluofa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说推荐:公车上被国中生插入停电了婶子在洗澡我和小姨子做爱记录我从后面上了舅妈我的隔壁是空嫂醉酒昏睡的美女老师激情女兵大学成长日记之破处性启蒙导师笑瑶姐艳绝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