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AH小说网 > 同人网游小说 > 妙手天医最新章节

740 不杀

妙手天医 | 作者:沙漠雪莲90 | 更新时间:2016-07-31 15:18:39
推荐阅读:绝品邪少官场新秀英雄联盟之中单荣光斗鱼之顶级主播和表姐同居的日子捡个杀手做老婆网游之大盗贼末世之黑暗召唤师我的贴身校花我的美女俏老婆

  740不杀

  夕阳红,半月升,东边雨,神湖水。

  血水宫金雨堂堂主步雨峰,在接到他下一个要杀的人物画像时,淡定地将它揣入怀中。

  “五天内,定取她的性命。”

  因为让他做这件事的人是她,他不会失手,也不可能失手。

  有关于靶子的身份,他只知道这个人叫连蔓,温书新入门的徒弟,现如今住在明月堡。

  只要下了必杀令,不管她是谁,又不管她在哪里,他都会把这条命取来。

  说来也巧,在步雨峰即将有所行动的时候,他这个世上算得上是唯一的朋友来找他喝酒。

  这个人,就是碧血教的少主安碧生。

  安碧生是个很奇怪的人,他喜欢有挑战的事物,越是有挑战,他就越喜欢去做。而他生平最值得骄傲的事,就是将这个曾经拽都不拽他的步雨峰,变成了自己的朋友。

  虽然这个家伙,嘴上从来没有承认过。

  就像是飘雪山庄的庄主西门若寒,因为生性孤傲,从不愿把谁当成朋友。但全江湖都知道,他最好的朋友是谢小迹。

  安碧生和步雨峰两人就是这种情况,安碧生追着步雨峰的屁股后面跑了好几年,总算是磨软了这个冷血杀手的心。

  虽然见面总是忍不住拔剑招呼他,对他已经不似其他人了。而安碧生最得意的事,就是上次步雨峰遭人追杀,他虽然帮他摆平了,但最后自己差点搭进去,栽在那些杀手的手上。就在他以为死定了时,步雨峰杀回来了,救下了他。

  虽然这个杀手冷酷无情,还是注重兄弟情义的。正是这一点,坚定了安碧生要和他做朋友的心。

  这不,三不五时的,安碧生便提着最好的美酒,来与这位老朋友叙叙旧。在他看来,这位朋友太孤独了,要是连他都不来,他一定会寂寞死。

  “步雨峰——步雨峰——朋友来了,出来打个招呼?”

  安碧生等了等,没等到一点回音。无趣的摇头,一提衣摆,飞上了竹楼。要是哪一天他过来,那个步雨峰出来迎接他,他会觉得太阳打从西边出来了。

  “哟,要出去?”步雨峰正在屋内收拾自己的刀囊,整理完毕后,挂到了腰上,又抽出自己随身宝刀,寒光闪闪,冰冷撩人。

  步雨峰没有答话,就好像没有看见安碧生到来一样。

  安碧生却已习惯,“要去杀人?”

  步雨峰还是没有开口。

  “我提了好酒来,你该不会不喝一口就要去吧?干杀人的营生,谁都不知道有命去,还有没有命回,喝口好酒,即便真的死了也不冤。”

  这句话总算是让步雨峰的动作停下来了,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过身,安碧生适时将酒坛子扔过来。

  两道身影闪过,下一刻,两人便飞到了外面的大树上。一个在上,一个在下,一人拿着一坛酒,整坛子的喝。

  “这次你要杀的是什么人?我不是要打听你的事,只是好奇,你很长时间没有接受过杀人的任务了,能让你亲自出马的,一定不是个普通人。”

  “一个大夫,一个女大夫。”

  “女大夫?”安碧生这就疑惑了,“什么女大夫,有本事惹到我们的雨神,那她肯定是嫌命长了。”

  步雨峰只是喝酒。

  安碧生知道,能让步雨峰说这些已经很不容易了,哪怕他再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来。

  “我也认识一个女大夫,她还曾经救过我的命。”

  “温书?”步雨峰知道,碧血教和神明宫有来往。而温书虽然只是半个江湖人,但神明宫的宗主,注定与这个江湖脱不了干系。

  “不是三小姐,是另一个人。我听愁儿说,那名女大夫是温三小姐的故交,还是看在三小姐的面子上,救了我一命。”

  步雨峰听了这些话后,微微发怔。在他靶子的信息中,那名女大夫也和神明宫的宗主有关,该不会他们两个说的是同一个人?

  “温书的徒弟?”

  “难得你对这事挺感兴趣,那个人不是三小姐的徒弟,是近来临阳城一个非常有名气的女大夫,你应该听过她的名号,莫问夫人。”

  这么说,他们两个说的应该不是同一个人了。

  说到朱罗街的莫问夫人,步雨峰也不陌生,“那位夫人也救过我。”

  “哦,这倒是巧了。那位夫人性情古怪,我和她底下的人大战三百回合,还没玩个痛快,他们便全部撤走了。对外说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依我看,那位莫问夫人,绝不超过二十五岁。”

  “……”

  “你莫非从没有对她的真实年纪产生过怀疑?”

  “那不关我的事。”

  “也是,你这个人,除了杀人,对什么都漠不关心。”安碧生举着酒坛子,狠狠灌了两口。“我欠那个女人一条命,但她的性格太不讨喜了,我再也不想看见那个女人了,虽然挺好奇她的真面目。”

  “你的好奇心总是这么旺盛。”

  “哈哈哈哈哈!这一点倒是没说错,要不是有这么旺盛的好奇心,我能结识你,还能让你做我的朋友?”

  “你不是我的朋友。”

  “是是是,我不是,你不是我的朋友,但我是你的朋友,这样可以吗?”

  步雨峰一个坛子扔过来,蕴含着内力。安碧生收起玩笑之心,也运起内力接过坛子。竟比平时的内力还要强上两分,酒坛他虽接住了,人却从树上翻了下去,退了两步才将将站稳。

  “出手太猛了吧,兄弟?”

  步雨峰不理会安碧生,人已经回到了竹楼内,提着刀离开了。

  “真是的,都这么长时间了,连个玩笑都开不得。”安碧生笑着摇头,却又好奇步雨峰要猎杀的目标。

  女大夫?什么样的女大夫,要劳动他动手?

  步雨峰说他好奇心旺盛,还真没说错,他也从不否认这一点。

  此刻,他又生了好奇心,决定悄悄跟着步雨峰,看看他要杀的是什么人。

  安碧生从来没有想过要阻止步雨峰,在他看来,谁死谁活都不关他的事,只要不碍到他的事。

  但他没有想到,步雨峰要杀的人竟然是她。

  步雨峰在明月堡外等了四五个时辰,才看到一位姑娘从明月堡走出。根据画像,确定了她就是他要猎杀的目标。

  杀人的地点,不能选在明月堡,那里高手如云,还有名震江湖的无垢公子。虽然在步雨峰眼里还没有怕过谁,却也不想横生枝节。

  那个人交代了,这件事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步雨峰和安碧生,两人一路尾随着路曼声,来到了朱罗街。就在路曼声走进一条小巷时,两个人都迷惑了。

  在那条小巷的尽头,只有一个宅子,那就是莫问夫人的宅子。

  难道步雨峰要杀的人,就是莫问夫人府上的,而且那个人很有可能就是莫问夫人本人?

  安碧生心中疑惑,动作却加快了。如果步雨峰要杀的人真的是莫问夫人,那事情可就棘手了。他还从没有看见步雨峰失手过,再难猎杀的人,最终都死在了他的刀下。

  但莫问夫人曾经救过他,虽然他不是什么好人,却也懂得知恩图报。对他有恩的人,他还是希望能留她一命。

  而且,他心中也有一个疑问。面对自己的救命恩人,步雨峰是否还能毫不犹豫地出刀。

  就在小巷尽头,路曼声刚要推门进去,一把刀就横在了她的面前。

  路曼声在看到来人时,眼中一阵闪烁。就是这样的眼神,让步雨峰确定这个女人是认识她的。唯一的可能,她就是那位曾救过她、花了半个月才精心救回他这条命、并治好他多年顽疾的莫问夫人。

  而安碧生也说,莫问夫人实际上是一位年轻的姑娘。

  “你是连蔓?”步雨峰的声音冷得仿佛是从冰窖里提溜出来的。

  “我是。”

  “莫问夫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

  “说实话!”

  “我就是莫问夫人,她和我是同一个人。”路曼声的声音依然冷静,她只是没有想到,等到的杀手会是他。

  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小了,兜来兜去都是这些人。

  “我来,是取你的性命。”步雨峰在看到他要杀的人,是他的救命恩人时,有一刻的动摇。但必杀令既已发出,他别无选择。

  对于他而言,有些事情比他的生命、比他的尊严还要重要。

  “为什么要杀我?”

  “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你会死,而且是死在我的手里。”

  路曼声回头,“即便我曾经救过你?”

  “……”

  路曼声从衣袖里掏出了一块玉佩,亮在步雨峰的面前,“还记得麽,你曾经承诺过,要为我做一件事。堂堂男儿,顶天立地,不会连自己说的话都吞回去吧?”

  步雨峰在挣扎,虽然他心中已然有了抉择,可面对一个女人这般的质问,在他的内心深处还是有些自惭形秽。

  他本就是一个看重恩义的人,他看惯生死,也不在乎自己手上有多少的杀戮和血腥。他之所以活着,还能勉强算是个人,就是因为在他内心深处,什么东西都抛弃了,唯独那点执念,和一个男人最舍弃不了的义。

  可是,他注定要活得像个畜生,像个禽兽。

  这些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即便如此,你也要死。”

  “我可以不求你饶过我,但能否让我死个明白?”

  “……”步雨峰握刀的手,再一次迟疑起来。

  “你的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只要你稍稍用力,我就会死。这样,都不愿意让我做个明白鬼?”

  “……我可以答应你。”

  “谢谢。”路曼声向步雨峰道谢,这个谢字竟然没有半点虚假和言不由衷。

  “你对我说谢?”

  “谢你没有立即杀死我,也谢你愿意让我做个明白鬼。”

  安碧生坐在不远处的大树上,望着这边的一幕幕,心想着这两个人都是捉摸不透。一个即将要死了,还有心情和要杀她的人道谢。另一个,明明要狠下心,让自己做个真正无情的刽子手,偏偏内心深处又在隐隐抗拒,不愿抛弃最后一点真实的自己。

  “你想要知道什么?”

  “是谁派你来杀我的?”

  “一个……我爱的女人。”步雨峰看向远处,眼神深邃又朦胧,带着无尽的感叹,和令人心碎的执着。

  “为了她你做什么都愿意?”

  “没错。”

  “你可以为她杀了任何人?”

  “是。我本身就是一个刽子手,但因为她,这双沾满血腥的手变得与众不同,不再让我唾弃,开始有了它们存在的意义。”

  如此狂热的话,真的是这个冷血杀手说的吗?

  “能否告诉我她是谁?”

  “不能,我答应过,不在任何场合下提到她的名字。”

  在步雨峰的心里,那个女人的话比圣旨还要不可违背。那是他发自内心想要遵从的事,甚至在提到那个女人时,都只有满满的深情和骄傲。

  “她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路曼声忽然问了一个与她想知道的无关的事情。

  步雨峰回过头,看向路曼声。

  “怎么,这个也不能说?”

  “她对我……她是我的信仰,是我唯一可以坚守住的东西。”步雨峰抬头看向苍茫的蓝天,深邃的双瞳里是一片幽蓝,“她是我肮脏的生命里唯一的光亮和希望,在全天下的人否定我的时候,只要她陪在我的身边,告诉我她需要我……她于我,就是这样的存在。”

  “你认识她多久了?”路曼声在沉默了半晌之后,又问。

  “三年。”

  “你为她杀了很多人?我想说,一个女人若真的爱你,是不会让你为她杀人的,更不愿让你在杀戮中不可回头。”

  “住口!即便是你,也不许这样说她。”

  “……”

  “你的问题问完了,那你可以上路了——”寒风起,刀已出鞘。安静的小巷中,劲风呼啸。

  那一刀却没有拔出,因为有一个人挡在路曼声的身前。

  “你也要阻止我?”

  “你要杀她,能否先让我报了她的救命之恩?”

  “你在痴人说梦。”

  “或许你可以允许我问她几个问题,让我知道她有什么遗愿。那样即便她死了,我也不算忘恩负义。”

  安碧生可不想和步雨峰作对,为了莫问夫人和好兄弟大打出手,还有可能丢了性命,在他看来可是愚蠢透了。(未完待续。)

(您正在阅读的是《妙手天医》小说:740 不杀---来自AH小说网www.365doc.net)

妙手天医最新章节http://www.365doc.net/miaoshoutiany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说推荐:我是教练洪荒之剑帝无限之笑傲失物招领铺神级农场灌篮高手之梦回灌篮逆行末世非典型门神魔君大人别吃我重生之独行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