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AH小说网 > 玄幻奇幻小说 > 逆源世界最新章节

第六十八章:我(六千字!卷末!)

逆源世界 | 作者:m梨落秋溪 | 更新时间:2016-07-31 16:14:13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邪御天娇人性禁岛逆剑狂神贩妖记不灭武尊大道主天才杂役带着农场混异界重生之军火巨头

  黑金国国都,萨斯教会。,

  无数信徒跪拜在顺延山脉筑成的青石阶梯上,颂唱追悼的悲歌,以虔诚的姿态恭送亡者的灵魂。

  神圣大祭司,于昨日,魂归星海。

  她的灵棺在阶梯之上的厅堂里安置着,与神圣大祭司最为亲近的白祭巫女们守护其间。

  人数仅十人的白祭巫女团是神圣大祭司一手培养的心腹,她们中的一人迟早会成为神圣大祭司的继承人,因为她们是黑金国里与萨斯神灵离得最近的美丽处女,她们最有可能在神圣大祭司死后被萨斯神灵选做人间的代言者。

  可想而知,这十个白祭巫女在萨斯教会里地位是极为崇高的。

  但在这间不算拥挤的灵堂里,这十个或许会是下一个神圣大祭司的白祭巫女竟都跪伏着身子,低垂螓首,瑟瑟发抖。

  因为,这间被白色充斥的灵堂里,有一抹真正的黑色。

  那抹黑色属于一个十岁的小女孩,与白祭巫女的白色丧服形成鲜明对比,小女孩穿着黑色的连衣裙。

  她此刻正坐在神圣大祭司沉眠的灵棺之上,黑丝包裹的小腿晃呀晃,双手撑着可爱的小脸,似乎在沉思什么。

  她是萨斯教会的圣女,也是黑金国地位最高的存在。

  但她肆无忌惮地坐在神圣大祭司的灵棺上,对死者毫不尊重的做法却丝毫不符合圣女该有的善德。

  白祭巫女们对这样的做法自然会有一些微词,她们在数分钟前曾善意提醒这名年幼的圣女——不要玷污萨斯神灵的纯洁。

  然而回应她们的却是小女孩那双突然从黑色变为纯白的眼睛,以及一道铺天盖地的威压。

  她们真实而深刻地感受到了发自灵魂的恐惧,于是就成了现在这幅战战兢兢的模样。

  为什么一个十岁的小女孩会拥有让她们连抵抗意志都无法提起的恐怖力量?她们作为白祭巫女,承受神灵的恩泽,故而修源天赋是远超常人的,此刻在这名小女孩面前,却弱小得像是随时会被揉捏致死的蝼蚁。

  白祭巫女们心中疑惑而恐惧,但虔诚之心却越发狂热——圣女不愧是唯一的圣女。

  很可惜她们此刻低着头,否则便会发现她们心中敬畏的圣女,此刻坐在灵棺上的小脸露出的是表情是多么令人疼惜的柔软温顺。

  当然,她的眼睛此时是黑色的。

  小女孩嘟着嘴,有点婴儿肥的脸颊被手掌撑起一片滑腻的红晕,宛如水晶般明亮的眼睛里有着淡淡的忧伤,更多却是不谙世事的天真无邪。

  突然,那双眼睛毫无预兆变成了纯白之色,与其稚嫩可爱完全不符合的冷冽声音带着难以置信的语气,在这间封闭的灵堂里响起!

  “果实…已经成熟了!?”

  眼睛顿时又转回黑色,甜美温柔的声音从同一张小嘴里说了出来,“小骨姐姐?怎么了?”

  “那颗果实成熟了,我能闻到他熟透而发出的香味。”

  “可是…不是还要再过几年吗?”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确实成熟了,那浓郁的香气不会说谎。”

  “那…小骨姐姐要去…‘吃掉’他了吗?”

  “嗯,他和其他的果实不一样…唯有他,我必须得到。所以…”

  “小骨姐姐,没事的,不用顾虑我。”

  “小黑…对不起,谢谢你。”

  这段不断转换着温柔语气和冰冷语气的自言自语和自问自答,在这里告一段落,听得云里雾里的白祭巫女们颤抖得更加厉害。

  原来圣女有着两个不同人格的传闻是真的啊。

  那双黑与白的眼睛里到底分别住着怎样的灵魂?

  死寂在这间大祭司安睡的灵堂里持续着,愈发浓郁的安静在时间的流逝中酝酿着发酵的恐惧。

  忽然,一名年轻的白祭巫女感觉到了不对劲,她小心翼翼地抬起了头,却见灵棺之上,灵堂之内,哪里还有小女孩的身影?

  “圣女不见了!”

  ……

  ……

  朱雀学院万人大场馆。

  冰冷的照明球散发着凄楚的寒光,与夜色交融,仿佛氤氲了一层轻薄的朦胧水雾。

  嘈杂的观众席上有无数道声音响起,似是相约在遥远的彼方相遇,四散而开却最终凝聚为一点,在这不平静的夜晚,宛如一道不愿意熄灭的灯火,摇曳在海浪的中间。

  光明犹在。

  但萧尘,倒下了。

  这一次是没有办法再站起来的倒下。

  观众们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伤感和遗憾,或者化作言语,或者化作眼泪,或者化作一道道敬佩而惋惜的目光。

  裁判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倒数的声音比任何时候都要缓慢,刻意延长的音调,就像在拉扯快要断线的风筝。

  林木木当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发自内心松了一口气,萧尘的耐打能力大大出乎他的意料,幸好他有【体力预支】这张化腐朽为神奇的底牌,否则真的就被磨光体力了。

  当裁判数到“一”时,林木木的桃花眼眯成了月牙状,观众们屏住了呼吸,苏真白轻轻闭上了眼睛,而萧尘昏了过去。

  这场单方面的殴打终于要结束了。

  “等一下!”

  几乎是在裁判要宣布林木木胜利的瞬间,一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声音突然响起。

  林木木顿时满脸不可思议,桃花眼猛然睁大,“你…你…”

  观众们也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纷纷发出了错愕的惊叫。

  只见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少年喊出“等一下”之后,突然一下子蹦了起来,在半空中华丽翻了一圈,潇洒落地。

  “嘶,疼死我了!”

  少年落地之后顿时皱成了苦瓜脸,身体不由自主地缩了起来,如同落水狗般抖了几下身子,转头看向裁判,有些紧张地问道:“呼,我还没输吧?”

  裁判傻眼了,心想这少年怎么前一秒还悲壮地躺在地上状若死尸,下一秒就突然跳起来,而且还滑稽得像个小丑?

  听见少年的问话,裁判略微思考过后,说道:“嗯…还没输。”

  林木木闻言眼里闪过一丝冷光,鞋底轻滑地面,一副随时会施展【剃身】的模样。

  少年仿佛感应到了身侧的戾气,他转身面向林木木,脆生生道:“休息一会,聊下天呗?”

  林木木震惊无语,满头黑线。

  他正想开口拒绝这无趣的要求,却突然看见了少年的双眼,那双眼睛此刻竟然呈现着纯粹的白色!

  ……

  ……

  萧尘倒下了。

  所有人都以为他这一次是真的倒下了。

  然而,现实又一次跟他们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被暴揍十几拳的萧尘居然在倒计时的最后一刻生龙活虎地跳了起来。而且跟换了个人似的,一扫之前坚韧不屈的姿态,居然提出了“休息一会,聊下天”的要求?

  还有他说话的语调怎么完全变了一个样子?之前饱含磁性的硬朗声音,此刻却变成了随意至极,玩性十足的腔调。

  难道萧尘此前的表现都是假象?抑或者现在的表现才是假象?

  观众们哭笑不得,但提起了十二分精神准备好好听一听萧尘想和林木木聊些什么。

  然而令他们无语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萧尘忽然关闭掉了扩音石的触发开关。

  过了一会,林木木的扩音石也跟着关闭了。

  紧接着萧尘仿佛张嘴说了什么,但他的声音刻意压低后,观众们自觉安静下来竟然也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

  这一场注定会很有趣的“聊天”,难道会泄露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对此最疑惑的人却是林木木,不知为何,他看见萧尘那双突然变成纯白色的眼睛,竟不忍心说出拒绝的话语。先是默许了“聊会天”的无聊要求,然后又答应了关掉扩音石的无理请求。

  只是萧尘为何会要求他关掉扩音石?

  “呼,我这人喜欢自言自语,而且一不小心就会说出一些不得了的话,所以,不能让太多人听见。”

  萧尘拍了拍胸口,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低声向林木木做出了解释。

  他没有等林木木说话,立刻又滔滔不绝地说道:“这个坏习惯是被逼出来的。我曾经被丢在孤岛上一个人生活好几年,只能对着花草树木自言自语,一不小心就成了习惯。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有一大堆话想说,实在是憋不住了。”

  林木木哑然,他对这名萧家的小少爷了解不多,根本没想到萧尘居然有过这样的遭遇,顿时心生了些许同情。在孤岛上生活好几年,确实很可怜。只不过“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这句话好费解啊,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萧尘继续说道:“唉,更过分的是我还被关了好几次监狱,一开始还好,有一些狱友可以聊天。但自从我成功越狱了数次之后,那家伙就干脆把我关在暗不见天日的黑牢里,没有光明更没有人烟。那一次我花了十几年才逃了出去,十几年里一个人,无聊的时候只能跟空气兄说说话,真是太惨了。”

  萧尘的语气像极了被抛弃的深闺怨妇,絮絮叨叨地说着疯子才会说的话。

  林木木越听越奇怪,直到听到“花了十几年才逃出去”,终于意识到萧尘压根就是在胡说八道啊!

  萧尘却似是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胡言乱语,而且也没有理会林木木会做出什么反应,更不关心林木木会如何接他的话。

  仿佛他所谓的聊天,聊天的对象压根不是林木木,而是身前的空气。

  他压低声音,继续说道:“总而言之,我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不把肚子里的话说完是不会甘心的,下一次再出来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毕竟我是死了九千九百八十七次的男人,不对,好像是九千九百八十八次。嗯,反正死了很多次,这样的我被自己关起来,也是理所当然的啊!”

  “像什么被水淹死,被火烧死,被万箭穿心,被活活咬死,被生生饿死,还有被一具骷髅殴打致死——这样的经历,如果能忘记那当然是最好的,所以另一个我把这些记忆锁起来,我是不会怪他的。毕竟我就是他,他就是我啊!”

  “只不过,心里还是有点不甘心唉,因为死了这么多次,才真正地知道该应该如何活下去——这么有价值的宝藏也被另一个我锁了起来,真的太可惜了。不过我可不是说死亡是件好事,我只是绝对死亡真的会让人变得坚强,变得强大,变得无所不能而已”

  “但是,但是,另一个我的做法绝对是正确的。因为啊,死亡是会让人变得漠视生命的,就比如我,就算将见到的生灵都屠杀掉,也不会有半点罪恶感,因为早就对死亡麻木了。所以,我可能已经是个恶魔了吧?”

  “体内藏着一个恶魔,另一个我根本不知道这件事呢,所以这么轻易就将我放了出来,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悲伤。但是请别担心,我并不留恋这个世界,所以等我为另一个我编写的故事安排一个幸福的结局,就会回到那个没有温度的世界。”

  “因为啊,死了这么多次,我现在只爱我自己,而另一个我,不就是我自己吗?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他呢。”

  ……

  ……

  白得不见一丝杂质的眼睛随着扭曲的面容变换着焦距,萧尘神经质的自言自语就这样持续了十几分钟。

  林木木从震惊到可笑,从可笑到麻木,再从麻木到发自内心的同情,他脑子乱哄哄的只有一个想法——萧尘精神出问题了!

  普通观众们听不清萧尘在说些什么,但知道萧尘正在自言自语,模样活像个疯子。

  修源境界达到一定水平的观众倒是能听见萧尘在说些什么,但他们都是越听越疑惑,最后变为凝重的沉默。

  当苏真白焦急地询问身旁的苏清波和沐月,试图知道萧尘在说些什么的时候,他们两人给出了一致的回答——“以后离萧尘远一点!”

  好不容易“出来”的萧尘明显并不在意众人的看法,他关掉扩音石也只是为了让另一个自己少一些烦恼而已,他实在是憋不住堆积了不知多久的话语,所以迫不及待地向空气倾诉了起来。

  至于期间说了一大堆只能被定义为“疯言疯语”的话语,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说了十几分钟,虽然还有些意犹未尽,但察觉到自己能够存在的时间快要结束,萧尘的自言自语终于停了下来。

  他看向林木木说道:“可以开始了。”

  林木木松了口气,心想,终于可以结束了。

  他收起怜悯,不再迟疑,将所有的力量凝聚在拳头之上!

  “结束吧!”

  【剃身】!【铁块】!【拳爆】!

  这一拳,林木木没有留情!

  然而拳头触碰到的少年却忽然化为一道虚幻的光影,消失于无形,与此同时戏谑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你还差得远啊!”

  林木木心跳漏了一拍,但他迅速冷静下来,顺着前冲的力量,施展【月步】!

  不,这还不够,对了——【纸影】!

  这一刻,林木木想起了还未使用过的【纸影】,这个用于躲避的魔武六式!

  这道突然来自背后的攻击,他可以躲得过去!

  “碰!”

  完全出乎林木木的预想,一个小小的拳头击中了他的背部!

  林木木吃痛之下,向前扑倒,顺势在地上翻滚几圈,警惕地转身站了起来,急切地喘了口气,眸中闪过一丝庆幸。

  “哎呀,力量不够。”

  只见萧尘负手而立,神情看起来颇为可惜。而他站立的地方赫然根本没有变化!

  刚才是怎么回事?幻觉?

  不,他确实躲过了那一拳,并且准确地打中了【纸影】状态下的我。只不过他那幅身子并不具备将我的【铁块】打穿的力量。这一拳,侥幸抗住了。

  林木木冷静分析着刚才一瞬间发生的事,耳边同时传来了饼干的声音,发现居然连饼干都没能完全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一时间惊骇至极,但并没有因此而失去信心,只要萧尘的力量不足以破开的防御,那么依然还是他占据优势。

  “既然力量不够,那只好用那一招了。我可是凭借那一招成功杀了那黑骷髅一次呢。你小子,能见识到那招,也算是三生有幸啊。”

  一如既往地从萧尘嘴里说出了莫名其妙的话语。

  但这一次,林木木听懂了,尼玛,这小子有大招!

  只见萧尘张嘴,没有发出声音,但做出了嘴型。

  林木木没能看清那嘴型说的是什么,只知道那是两个字。

  但他很快就清晰地感觉到了身前的少年,仿佛一头沉睡的雄狮,在吐出那两个字之后,猛然苏醒了!

  ……

  ……

  没有人知道萧尘此刻说的这两个字是什么,因为他没有发出声音,甚至连嘴型都做得含糊不清。因为这两个字隐藏着一个绝对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的秘密,即便是他也必须抑制住什么都想说出口的**。

  这两个字如果被他人知道,总有一天暴露“萧尘”吸血妖灾的身份!

  因为这两个字叫做——【灾变】!

  【灾变】是妖灾独有的能力,也是它们被命名为妖灾的原因。【灾变】之前,它们只是拥有智慧并可以使用三色源的妖族生灵,而使用【灾变】之后,它们就是妖灾!

  栖凤森林那头被“萧尘”和苏真白联手斩断【法则桥梁】的幼狼使用【灾变】后,瞬间就拥有了令他们绝望的恐怖力量!

  而此刻的萧尘,正是使用了【灾变】。

  林木木直观地感受到了萧尘散发出来的无形威压,他第一次产生了自己很可能会输的想法。

  “轮到我了,魔武六式的话,我也会一点呢。”

  眼前的少年语气是如此的温柔,林木木却连寒毛都竖了起来!

  “【七渡剃身】!”

  少年的声音响起,他的身影随之消失。

  林木木立刻意识到萧尘使用了【剃身】,他集中精力观察四周,骇然发现居然完全捕捉不到萧尘的身影!

  “【九重铁块】!”

  近在咫尺的耳边又一次传来那略带戏弄意味的声音,林木木立刻【纸影】和【铁块】同时施展开,试图躲避这根本不知会从何而来的攻击,即便躲不掉,也要硬化身体减轻受到的伤害!

  “【八荒拳爆】!”

  萧尘这一次怒喝出声!

  “轰!”

  比林木木的任何一次【拳爆】都要震耳欲聋的轰炸声响起,照射在场地内的光芒一寸又一寸地碎裂,连坚硬的土地都被这一拳的拳风刮掉了一层地皮,尘沙随之舞起铺天盖地。

  桃花眼的青年正中这一拳,在空中翻转了无数圈,撞到了观众席下的墙壁,才勉强止住了身子,但后背的墙壁却已经裂开一道道细缝。

  少年轻踩脚步,一步步向靠着墙坐倒在地的青年走去。

  “你用了源力,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场王之独斗是不准使用源力的吧?”

  萧尘站在青年身前,笑眯眯地说道。

  林木木呕出滚烫的鲜血,闻言苦涩一笑,这恐怖的一拳若不使用源力来对抗的话,恐怕他的命已经没了。

  林木木叹了口气,“我输了。”

  萧尘顿时眉开眼笑,“很好。”

  话音刚落,他的眼睛立刻从纯粹的白色变为了黑色和褐色的双色瞳,身体像失去了灵魂一般往后倒了下去。

  “扑通!”

  少年再一次倒地。

  这一次终于久久不再站起。

  而这段名为【朱雀斩六王】的小传奇也终于落下了帷幕。

(您正在阅读的是《逆源世界》小说:第六十八章:我(六千字!卷末!)---来自AH小说网www.365doc.net)

逆源世界最新章节http://www.365doc.net/niyuanshijie/,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说推荐:人性禁岛超神级诱惑太虚剑皇穿越异界做流氓:异界流氓天尊永恒圣帝我在日本的幸福生活战神伪高冷:天降医妃拐回家百炼成神甜宠72变:竹马,速速接招星域争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