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AH小说网 > 仙侠武侠小说 > 情色聊斋最新章节

情色聊斋之空城

情色聊斋 | 作者:情色聊斋 | 更新时间:2016-03-17 02:43:52
推荐阅读: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天龙八部淫幻篇江湖淫娘传夫人们的香裙神雕群芳谱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白娘子落难记嬉游花丛家里养个狐狸精修真界败类

情色聊斋之空城

顾隽今年刚满十七,除了身材高大挺拔,一米七八,皮肤白皙,眉清目秀,平时上街有时候有女流氓骚扰外,实在是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他上一所普普通通的中学,成绩在班上普普通通,属於必须努力才能上大学的那一类。他的性格也普普通通,既不格外有主见,也不格外受欺负,总的来说是个守纪律孝顺父母的好孩子,当然背地里和好朋友一起看a片、说下流笑话、收集美女写真、甚至躲在自己的屋子里蒙上被子手淫之类的事也没少干,不过作为青春期发育正常的男孩,这些也不算很出格。他的家庭也是个普普通通的三口知识分子之家,住在一栋普普通通的居民公寓楼里。

这似乎又是个普普通通的一天。顾隽睡眼惺忪地起床。窗外阳光明媚,真是好天。不过他立刻记起今天要有一场课堂测验,想起上次才考83分被妈妈狠骂一顿,顿时失去欣赏阳光的兴趣。他赶快大便、洗脸、刷牙,然后奇怪地发现爸爸妈妈不在家,早饭倒是作了一半放在饭桌上。平时三人一般都要一起吃早饭,吃完了分头上班上学,今天难道他们同时要早上班,却忘了通知自己?顾隽胡乱啃了几口面包,穿上衣服出门。从家里到学校骑车一般要二十五分钟,不过以顾隽的速度通常十五分钟就够了。他下了楼,发现爸爸***自行车都还在车棚里。“奇怪,他们今天难道都打的上班?少见”。而且他还奇怪的发现车棚里一个人也没有,根本没有平时早上忙忙碌碌的场面,这才注意到事情有点不寻常,周围寂静得可怕,不但没有应该有的附近马路上非常喧嚣的人声车声,连鸟叫都没有。

他骑车出了院子大门,这才彻底傻眼。平时无论何时都车水马龙的大街上,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即没有行人,也没有自行车,也没有汽车。所有的车都规规矩矩地停在路边。人行道上的早点摊上甚至碗筷都摆开了,有的豆腐脑喝了一半,有的烧饼啃了半边,豆浆锅里还热气腾腾,但是就是没有人。虽然天气并不冷,但是顾隽在明媚的阳光下看着两边看不到头的空荡荡的大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心里冷气直冒。难道全城的人夜里忽然撤离,独独拉了自己一个?他原本就不是应变能力很强的人,看到这副怪异的景象一点主意也没有。想了半天,才决定去学校看看。

一路之上,熟悉的城市象个鬼城。路两边的商店全都开着门,但是即没有营业员也没有顾客,黑洞洞地敞着大门,顾隽没敢进去。虽然一辆别的车都没有,但是他还是按习惯在自行车道上骑,如此空旷的马路,顾隽不停地四下张望,使劲咳嗽,但是除了平时绝对听不到的回声,什么反应都没有。学校里也到处没人。平时满满的教室一个个空空旷旷。到了早操时间,大操场上鸦雀无声,只有国旗在风中扑啦啦响。一整天,顾隽在全城乱跑。到处的凄凉的空场。电视、收音机里只有雪花和噪声,互联网也全部不通。整个宇宙好像就忽然只剩了他一个人。路边上的商店也没人,顾隽随便进去乱翻,找了点东西吃。一开始他还数着兜里的十几块钱选东西,不过很快就发现无此必要。他甚至跑到平时绝对进不去的饭馆的厨房里随便挑东西,所以饿倒是饿不着。

夜幕降临,自动控制的路灯定时照亮着城市里空荡荡的街道,但是平时车水马龙的街道、万家灯火的高楼、红男绿女的商城,都没有开灯,黑洞洞地象大怪物似的空无一人,只有旋风时时卷起几张地上的碎纸,算是唯一的活动之物,显得格外凄凉。顾隽逛来逛去又回到学校,一个人坐在黑暗的教室里,巨大的孤独和恐惧的感觉使他没出息地终於哭了出来。

“喂,谁在那里”。突入其来的说话声把顾隽吓得蹦其来,同时大喜。明亮的月光下,教室门口站着一个苗条的影子。“我是三班的顾隽”,顾隽说话时还带着哭腔。“太好了,总算找到一个人”,影子走近了顾隽,原来竟然是同年纪一班的学生会主席赵百灵,“找了一天我还以为全城人都没了呢”。百灵是学校里男生都暗恋的校花,身材高挑,体格健康,学习成绩非常好,物理竞赛、长跑、写诗、绘画都拿过奖。她长发披肩,鹅蛋脸、高额头,一看就是又聪明又有主见的姑娘。特别是她水汪汪黑亮的眼睛,只要往人一看,很多时候男生就连话都忘了怎么说。她的身材很高,有一米七三。她从小学一路学生会主席干下来,习惯了指挥别人,加上确实比一般人聪明很多,经常不客气地打断别人的说话直接命令别人作这作那,不过因为她的命令通常确实很有道理,所以别人也没话说。不过这样一来,加上她爸爸是副市长,妈妈是大学里有名的教授,学校里的即使最优秀的男生也不敢追百灵,只能没人之处暗地里把她在头脑里剥光意淫而已。

她走进教室,显得也很高兴,毕竟一整天孤单地在巨大的无人城市里不是什么好的经历。顾隽急忙抹着残留的眼泪,心里为自己有了这么一个有本事的同伴而高兴。百灵对男生在自己面前的懦弱一面很熟悉,微笑着安慰他几句。原来百灵和顾隽的经历大同小异,也是一早发现整个世界都没人,找了一整天回到学校,幸亏顾隽的哭声把她引来。两人同病相怜,一下就成了好朋友。百灵鼓励顾隽积极寻找其他散落在无人城市里的难友,想办法解决目前的问题。

他们一起回百灵家过夜。这是城市里最高级的住宅区,顾隽根本没进来过,就他骑的那辆破自行车估计也过不了守门人那一关,不过现在整个小区黑沉沉地一丝灯光也没有。蜡烛暗红的光线下,百灵家又大又豪华,顾隽第一次走进有高级地毯的住家,顿时觉得自己一身廉价衣服裤子非常不协调,连脚都不知道往哪放,脱了鞋后,在破球鞋里捂了一天的臭脚味顿时弥漫全屋。百灵为人爽快,笑着让他脱了露脚趾头的破袜子赶快去洗澡。顾隽进了百灵家的厕所,忽然心跳加速。他想到高雅美丽的百灵平时就在这个马桶上排泄,就在这个浴盆里洗她雪白的肉体,顿时阴茎变得硬邦邦。他用百灵用的香皂、香波胡乱洗完了澡,发现自己的衣服裤子已经被百灵扔了,只好光着身子穿着百灵给他找的一件女式浴袍光着脚湿着头发出来。看他尴尬的样子,百灵直乐。

在百灵洗澡的时候,顾隽老老实实的坐在百灵的床上等。这是一件充满女生气息的甜蜜的房间。顾隽从来没进过女生的卧室,更别说穿着浴袍坐在女生床上,何况是百灵的床。他特别想看看百灵的衣柜、抽屉里都有什么,却不敢动。想入非非之际,不提防百灵已经洗完澡出来,看着她光着雪白的玉足,显然是光着纯洁的身体围着一个浴巾,勉强能遮住她高耸的乳房和曲线优美的屁股,露着诱人的乳沟、光滑的肩膀、修长的大腿,看得顾隽口干舌燥,下身充血,根本不敢站其来怕她发现自己的丑态。百灵也上了床,靠墙坐着跟顾隽继续说着一天来的经历。顾隽浑然忘了当前两个人诡异的出境,说话结结巴巴,看着百灵湿漉漉的长发,美丽的脸庞,忽然冲动其来,上去亲了一下她的脸颊。“干什么”,百灵好像生气了,又好像害羞似的脸红了其来。顾隽刚要紧张地道歉,百灵却主动把他搂住,身体上的浴巾松垮下来,露出大半个酥软雪白的乳房。顾隽的脑子里轰轰作响,再也忍耐不住,他一把脱掉自己的浴袍,彻下百灵身上的毛巾,两个人裸呈相对。

顾隽第一次面对面看女孩的裸体,光滑的肩头,美丽的双峰,神秘的肚脐,毛绒绒黑乎乎的阴毛区,修长的大腿,纤细的脚踝,灵巧的光脚丫,看得他血脉愤张。他把百灵赤身裸体地扑倒在她香喷喷的被子上,浑身上下全面摩擦着她柔软健康的身体,胯下的肉棒又粗又大又热,笨拙地在百灵下身乱顶。美丽伶俐的女学生会主席没有任何挣扎,闭着眼睛,满脸沱红,光着屁股躺在一样的男生的胯下,任他在自己晶莹雪白的身体上扭动。顾隽起来,模仿a片,开始用手笨拙地刺激百灵的阴蒂。处女的下体多么敏感,百灵没来由地开始浑身发热,整个身子软绵绵地一点力气也没有。

顾隽惊讶地发现百灵的乳房竟然是这么柔软、这么大、这么雪白,这是平时穿好了衣服无论怎么偷看都发现不了的。他仔细学习着百灵的阴毛。女孩子的阴毛黑亮亮的,淫荡地打着卷儿,比男孩子的阴毛要细,要柔软,也不似男孩子的那么浓密。百灵的阴毛稀疏地掩盖着美丽的阴唇。她的阴唇略微发黑,紧紧闭着。顾隽索性把软绵绵任自己玩弄得百灵的两只光腿扛在自己的肩膀上分开,大露出她害羞的肛门,菊花一样的淡褐色的肉褶中,轻轻一碰就忽然收缩一下,然后又慢慢恢复放松,再碰就再收缩,象是个有生命的低级软体动物。顾隽忍不住把脸凑上去,用舌天轻轻舔了一下百灵的屁眼周围的软肉。刚洗过澡的女孩子的肛门一点异味也没有,反而又股淡淡的香皂味道。“啊……”百灵发出模糊不清的呻吟,两条腿夹着顾隽的脖子使劲扭动起柔软的身体。顾隽不顾赤身裸体的女学生会主席的激烈反应,用手指拨开了百灵紧闭着的阴唇,仔细观察她的阴道和尿道。

“啊呀……”少女的阴道是最敏感的部位,百灵一直觉得那时人体上最羞最丑最隐秘的地方。刚才被顾隽舔肛门时百灵就非常害羞,而敏感的肛门周围的软肉被男孩子时软时硬的湿滑的舌头舔的感觉实在是又舒服又羞辱又有罪恶感。平时作为学习和社会活动的尖子,她有的时候心底会看不起男生,觉得他们傻头傻脑,但是脱光了衣服裤子在床上被摆弄的时候,平时女生一瞪眼就矮了三分的窝囊鬼竟然如此主动出击,不管女生光着屁股如何扭动、呻吟表示抗议,他的坚定有力的大手简直是不可抗拒,在女生柔软美丽的身体上肆意侵犯。百灵现在阴道居然被男生拨开仔细看,肉体和精神上的污辱让她浑身颤抖。

顾隽仔细看着美丽赤裸少女的阴道壁。嫩软暗红的肉壁大概是第一次如此大开,羞愧和紧张使得百灵的阴道蠕动不已。百灵不由自主分泌的透明的粘液,使得阴道在明亮的蜡烛光下亮晶晶的。顾隽终於看到了自己梦中情人的阴道,还有处女膜。这一小片薄薄的中间带着方形口的肉膜,是百灵忠贞和纯洁的最直接证明,在顾隽火热的目光下害羞似地蠕动着,仿佛象个有生命的灵异。顾隽放下百灵的腿,带着极大的征服感爬到百灵雪白的裸体的上面。他埋头在百灵香软膨胀的胸脯上,嘴里轮流舔、咬着她干干净净的乳头,为自己成为这两座圣洁的雪山的第一个攀爬者而自豪。在他的攀爬下,雪山扭曲成各种诱人的形状,散发着处女温暖而羞愧的性感的体味。

顾隽感觉自己马上就要爆炸。他低下头,一手撑住自己的体重,一手为自己巨大的阴茎导航。以前他的手在阴茎上的动作只是手淫,今天却要去征服梦中的女神的赤裸的身体,去探索百灵神秘温暖的阴道。他以前连话都不敢对高傲的百灵说,现在居然放肆地欺负着她雪白的一丝不挂的身体,而且要把自己丑陋酸臭的、平时总是和肮脏、下流、见不得人的龌龊思想联系在一起的阴茎强行捣进比自己聪明百倍的美丽少女的光溜溜的下身,彻底从里到位蹂躏、占有、开拓她的处女之肉体。

在顾隽的巨大坚硬的龟头的压迫下,百灵柔软粉红的阴唇象是不可阻挡其前进势头的巨舰前的海水那样乖乖地被分开。“啊……”身体下压着的百灵阴道乍被侵犯,喉咙里发出柔和暧昧的声音。看着美丽的少女屈辱地光着屁股被自己威风凛凛地压着,听着她发出的各种动人的声音,顾隽的阴茎更加粗硬。敏感的龟头感受着柔软温暖的阴唇、萎靡的阴道肉壁的抚摸,顾隽发狠似地把自己下流的肉棒往一丝不挂的纯洁姑娘雪白的身体里捅入。很快,龟头全面接触到了软绵绵的处女膜。“呀……”百灵的下身传来撕裂般的疼痛,肉体上的痛苦和精神上马上要被人彻底占有的复杂感觉使她含糊不清地低声叫出来。她平时是多么的果断、机灵,但是现在赤身裸体跟男生躺在一张床上,跟他作着下流的事情,作为女人,而不是聪明美丽的女生,被他赤裸裸地欺负着,甚至阴道被他的阴茎污辱着,这一切使得百灵心里百感交集。一向紧密的阴道忽然被粗大的阴茎侵入,非常不舒服,象是美丽柔软的扇贝里杂入了坚硬肮脏的杂质。百灵忽然后悔了,她奋力想把光着身子压在自己胴体上的男生推开,但是平时在自己面前懦弱胆小的男生,到了床上,把衣服裤子扒光以后,显得那么强壮有力不可动摇。她只能紧张地本能地夹紧阴道的肌肉,两只光溜雪白的长腿不由高举到空中,两只美丽的光脚在顾隽赤裸健壮的背上乱打,但是这样反而使得自己的屁股朝天,由於两腿大开在顾隽身体两侧,这个会阴部位以及肛门无耻地裸露在空气中,阴道的角度更加使得顾隽粗热肮脏的阴茎的入侵不可抗拒。一个女孩失去处女的贞节一辈子只有一次,既不能事先练习,又不能时候重作,所以无论多么聪明冷静的女孩在这个关头都只能屈辱地光着屁股被男生压在胯下,咬牙闭眼,接受命运对自己身体的安排。

顾隽平时性格不强,但是现在,在生理冲动下,他不顾自己胯下精光裸体的女孩的抗议和不情愿,阴茎缓慢但是坚定往百灵阴道深处推进。百灵的处女膜被象一张弓一样被撑到了最大程度,百灵疼得皱眉摇头,光着屁股全无尊严地咧嘴呻吟,而顾隽看着自己身下的美女被自己的阴茎折腾得要死要活,满足着此刻变态似的成就感。终於,顾隽的光屁股猛地一顶,粗大的阴茎无声地插进了百灵神圣的阴道的最深处。并没有想象中惊天动地的光景,甚至自己的阴茎并没有感觉到特别的异样,顾隽一开始还有点不明白,直到看到自己胯下光着屁股痛苦扭动呻吟的百灵欲哭无泪的表情,才反应过来自己给这个高雅聪明美丽的女孩刚刚破了身、开了苞,破了瓜、开了封。占有欲和征服感使得他开始发狂似地挥动自己的光屁股,带动阴茎上下左右猛烈折腾着胯下“呀呀”低声哭叫得百灵的阴道。他平时如果女孩稍微一皱眉就手足无措,现在却完全不管百灵是否情愿,浑身使劲在她雪白酥软的肉体上摩擦,把肮脏的阴茎尽可能把百灵温滑的阴道的没一寸都污辱个遍,在她娇肉雪白的身体内部深深烙上自己的痕迹。

百灵被男生沉重异常的裸体压得几乎不能动,刚被开封的阴道在顾隽赤裸的肉棒的侵犯下痛苦难受,只能把光着的双脚紧紧盘住他的光屁股,不顾羞耻地让自己尽可能跟随他的冲击而自然地上下起伏,以减小阴道所受的力度。顾隽把头死死埋在百灵光滑赤裸的肩膀上,鼻子里充满了她飘柔黑亮的长发的香气,汗乎乎的脸使劲贴在百灵美丽的脸庞上,同时下身忙碌地上下起伏着,交颈贴面而卧,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百灵听着耳边男生粗重有力的呼吸,浑身被压,两具重迭着的汗津津的赤裸的肉体萎靡地摩擦着,下身被顾隽的肉棒反复进出,慢慢生出了异样的感觉。她只觉得在男生汗味扑鼻的身体的重压下,自己飘飘然仿佛飞翔在天上,光屁股下的虚空和身体上的沉重形成鲜明的对比,使得她一会儿象是往天上自由地飞,一会儿象是往地底飞速下坠,整个人象是在坐云霄飞车,彻底丧失了清醒的意识。快感一阵阵袭来,百灵的肉体彻底地在性高潮里被解体又重装。她气喘吁吁,困顿不堪,阴道里不知羞耻地不由自主地分泌着大量地透明的粘液,在顾隽阴茎的进出下发出萎靡的唧唧咕咕的声音。终於,不知过了多久,顾隽的裸体忽然打抖似地哆嗦起来,百灵耳边沉重的喘气象是拉风箱一样剧烈,随着长长几下粗喘和剧烈的下体碰撞,一股股热流在百灵的肚皮里喷射,打在她敏感的阴道壁上,使得百灵八脚鱼似地紧紧抱住顾隽汗淋淋的宽大健壮的裸背,光脚乱动,热泪盈眶,呜哇乱叫。男生的身体一下疲软下来,压在百灵赤裸的肉体上,显得特别重。

两人叠肩摩股,死一样沉浸在高潮的余韵里。良久,百灵柔声细气地说:“你下来吧,我被压得喘不上气呢”。听着高傲美丽的女孩细声下气地请求,顾隽翻身下马,仔细打量着自己胯下的俘虏。刚刚被破身受精的美丽的女孩,赤裸着晶莹的身体,躺在床上,高雅的脸庞,高耸的双峰,柔软的腰肢,黑压压的阴毛,隐约可见的阴唇,修长雪白的光腿,漂亮的脚丫,使得她看起来如此圣洁不可侵犯。但是顾隽却骄傲地知道,在这高雅神圣的身体下半截内部的阴道里,自己已经布下了大量浓稠的种子。现在自己的精子正忙乱这在四下侵犯这个裸体纯洁美女子宫的每一个角落。这样一具完美的白玉样的身体,已经被自己彻底占有、征服。

百灵忽然大胆又调皮地拿玉手一把抓住了顾隽射精之后软下来的阴茎,刚想说:“这东西现在这么老实,刚才却那么不本分,弄得人家下身很疼呢”,却被上面沾的各种粘液吓了一跳,忙不迭地扔开,把手在床单上使劲蹭。顾隽笑道:“阴道都干了,手上沾点怕什么”。他伏下身子,和百灵眼睛对眼睛,鼻子对鼻子,道:“难道手比屁股还碰不得?”百灵羞得面红耳赤。顾隽竟然更加放肆起来。他恬不知耻地挺起肚子,把软遢遢的阴茎在百灵美丽的脸蛋上蹭来蹭去,然后居然放进她的嘴巴里。百灵虽然害羞,毕竟是性格开放大胆的女孩,索性用这个机会仔细观察顾隽的阴茎,把他的包皮撸来撸去,还拿舌尖舔马眼。顾隽下流的阴茎被高雅的女孩含在嘴里,很快又冲动起来。这一夜,他们做了一次又一次。百灵的嘴巴、乳沟、阴道,一次次被顾隽白屑屑的精液所猥亵,最后不顾百灵的哭喊求饶,连肛门也没有保住。肛交的时候,看着自己阴茎指挥下要哭就哭要笑就笑得高雅女郎风度全无地象猪一样地哼着,看着她纯洁的身体却被自己那阴茎插在屁眼里的清静,顾隽骄傲不已。他模仿a片里下流的场景,用各种无耻的姿势污辱百灵,弄得她,死去活来生不如死。

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一起在无人的城市里探索,却毫无新的进展,索性就如同夫妻一样不知羞耻地同居起来。顾隽会强迫百灵不穿衣服,和自己一起一丝不挂地光着屁股、赤着脚在空荡荡的城市里漫游。他们渐渐习惯了两人世界。裸体在以前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当街行走的感觉使得他们经常性欲高涨,在光天化日之下就在户外性交。他们交配的地方包括百货商店的柜台里,剧院的舞台上,饭馆的饭桌上,书店的橱窗里,停在路边的公共汽车座位上,甚至市中心广场的中心草坪上,无人的居民区高楼环视之下的马路当中……他们尝试了一切人类身体可以达到的姿势。有时顾隽会破门而入,随便进入路边居民楼里的一间公寓,就抱着赤身裸体的百灵在别人的大床上做爱。他还会翻箱倒柜,找出别人藏在角落里的黄色画报、下流电影,和百灵一起光着屁股在别人家客厅里的沙发上欣赏。他们看淫秽录像、赤裸身体调情、交配的时候从来不关门,任叫床声在空荡的走廊、大街上回响。有时天下大雨,他们就一起裸体在雨里跳、笑,然后在路边泥泞的草地上性交,任大颗雨滴砸在他们的光屁股上。

很多天过去了,忽然有一天,正在他们嘿嘿悠悠光着身体在一个宾馆的走廊的地毯上做爱的时候,来了一群青年。他们都是遗留在这个无人世界的少数人类。这些人在为首的把头发染成黄色的流氓的带领下,建立起一个男权王国。所有被发现的女孩都成为男孩共有的性玩物,百灵也不例外。顾隽虽然在百灵面前竖起粗大热硬的权杖,威风十足,但是在流氓们的面前却退缩了。为了活命,他顺从地加入了他们,成为最小的一个成员。而百灵则在不屈的叫骂声里被黄毛活生生地在大家面前强奸,然后成为十几个流氓团体共有的女孩中的一个,天天赤身裸体被他们轮流污辱猥亵。顾隽眼看着聪明美丽的百灵赤裸地被流氓光着屁股压在身下拿阴茎凌辱,两脚在无助地凄凉地空中乱舞,心如刀搅,但是没有办法。他有时因为生理反应,也会侵犯别的女孩,不管女孩是不是愿意,把自己粗硬的阴茎插入被迫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的阴道,用各种方式性交。百灵被光着身子强奸的时候有时会求助地看着顾隽,虽然他不能帮忙,但是光是眼神就能鼓励她光着屁股在流氓的凌辱下忍受。但是如果此时她看到顾隽去侵犯别的赤身裸体的落难姐妹,就会心里难过至极,流下眼泪。

女孩们还被迫光着屁股在流氓面前唱歌跳舞。因为百灵最聪明,最美丽,所以受的污辱也最多。流氓们强迫她穿上各种恬不知耻的衣服,装成女警察、女教师、女经理,然后就在空旷的大街上把她当街扒光,施以凌辱,甚至绑在电线杆上任意欺负。而百灵无奈的哽咽声以及流氓的调戏声、粗喘声,则回荡在街上。

一众人四下流浪,一路上偶尔遇上落单的男女就把他们胁迫进来,一起污辱。

他们离开城市,在乡间的田地、池塘里淫荡地集体性交。这天,来到玉峰山神龙观,流氓们索性在道教圣地的大院里、大殿里一起欺负女孩们,把她们光着身体以各种方式操得阴道和屁眼、嘴巴难受不已,求死不得。姑娘们一个个没有风度地赤裸着雪白的胴体痛哭下跪求饶,流氓们却丝毫没有怜悯地继续凌辱她们。

顾隽对这总是不敢兴趣。他和分给他的一个女孩草草性交过之后,把滚烫的精液很快射进她的阴道,就自顾自四下游逛,有意远离淫不忍睹的群交场合,不忍看百灵光溜溜地被人强奸一遍又一遍的凄惨情景。他进入一个房间,无意中发现一本署名虎头道人的怪书。书上记载,如果落入色界和人间界的夹缝,就会在扭曲的时间场里远离人类社会,成为无人世界的孤独者,而回去的办法,则是以阴盖阳。

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百灵对顾隽强迫自己作的下流事恶心不已。她泪流满面,痛恨这些天来顾隽不但没有救自己,反而有时夹在众人里占自己的便宜,挠自己的脚心、捏自己的屁股。顾隽只能解释说这是为了不让其他流氓起疑。也是男孩生理反应的必然。他苦求百灵鸡奸自己,最后爬在地上主动扒开肛门。在报复的心里下,百灵用手、脚、乳房肆意这么着他的肛门,甚至把一缕长发塞进去刺激他的直肠,弄得顾隽嗷嗷乱叫,丑态百出。最后,百灵这个以前纯洁活泼善良的美丽姑娘,赤身裸体,套上假阴茎,恨恨刺进顾隽的肛门,在痛叫声里,两人同时达到高潮。

从高潮的余波中回复过来的两人惊异地发现,自己真的回到了人间世界。由於时间和空间的扭曲,他们在人间实际只消逝了几秒钟,分别回到各自的卧室,还是那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顾隽连忙起床,出了房间看到自己的爸爸妈妈在忙碌地准备早饭、出门去看到满街的行人车水马龙,觉得世界上其他的人类是多么可爱。

他来到学校,和同学们亲热地打着招呼,第一次如此高兴地进行着课堂测验,

那怕题目不会作也觉得幸福。课间,他和自己的死党说笑着略微黄色的笑话,忽然目光和另一束目光相遇。那是一双他再熟悉不过的美丽的会说话黑眼睛,那是一具里里外外每一个角落他都研究过、舔过、拿阴茎蹭过的美丽的雪白的身体,那是一个他未知幸福和痛苦过的美丽的女孩。现在,赵百灵和很久以前一样,是学校的好学生,学生会女主席,她一个人静静地站在人群外看着顾隽这个拥有着她熟悉得不得了的身体、阴茎、屁眼的男孩,两个人都不知道如何打招呼。良久,百灵忽然想起回来之前顾隽光着屁股被自己鸡奸得滋哇乱叫得滑稽情景,美丽的脸上露出半羞涩的微笑。而顾隽,傻乎乎地看着百灵,呆了。

(您正在阅读的是《情色聊斋》小说:情色聊斋之空城---来自AH小说网www.365doc.net)

情色聊斋最新章节http://www.365doc.net/qingseliaozhai/,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说推荐: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天龙八部淫幻篇江湖淫娘传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白娘子落难记洪荒逍遥尊者洪荒之血道冥河紫薇乾坤玄元诀武林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