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AH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最新章节

第四十章 决死一击 田光之计

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 | 作者:七星肥熊 | 更新时间:2016-08-01 01:08:03
推荐阅读:

  第四十章

  车驾缓缓停下。

  嬴子弋的侍卫长李三和黑熊在车架面前悄然而立,等待着车中之人。

  这是位于岭南山中的营地,嬴子弋的中军大寨。

  十万秦军劈山过海,前往西瓯。只是这一路行来,山高水长,路阻且艰,秦军的运输十分困难。

  不得已,嬴子弋下令,秦军依山建营,傍水修寨。步步为营之下,小心谨慎异常。

  而嬴子弋的中军大寨,就建立在这绵绵山岭下,江水穿旁而过。

  赶车的侍卫将车驾的两扇木门打开,车中走出了一个男子。

  这个男子年纪稍大,两鬓之间渗出了白丝。他一手拿着一根拐杖,一手别着个木盒,一步一步的走下了木质的脚台。

  咚咚咚!

  这大寨之中,黑甲长戈,铜面髦羽上千的秦军伫立在土质的道路两旁。但除了马匹偶尔发出的响鼻声,却静的只能够听到老者那拐杖的撞击声。

  声势!

  这上千之人包括李三和黑熊肃然静默,屏息而立,等的就是这车架中人。因为,这位老者乃是秦太子的贵客。

  众所周知,作为大反派的嬴子弋,能够成为其贵客的人只有两类人。

  一类就是嬴子弋要坑的对象。第二类就是有特殊本事的人。

  这老者,一身布衣草鞋,浑身穷的叮当响,就算是坑也坑不出几两肉来,自然是属于第二种人。

  “李三,黑熊拜见监禄大人。”

  随着两人一声话音落下,这道路两旁上千秦军同时大喝,声势震天。

  “哪里哪里!”在这漫天声势之中。监禄一脸微笑,看起来很和善,说道:“老朽蒙太子殿下不弃,半截入土之人仍然能为帝国效力,实在与有荣焉。”

  “大人请!”李三在前面引路道。

  “请!”

  监禄拄着拐杖,跟在了李三的身后。前方,营帐连绵,而最中间的那顶最大的营帐,便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秦太子所在。

  老者越往里走,守卫也就越森严。

  嬴子弋的身旁,果然是高手如云。监禄自称老朽,但是眼力却一点也不差。江湖高手,六**中精锐,胡族骁勇,甚至是在暗中,老者感觉到十数道凛冽的杀意。虽然这些杀意的主人都在极力的收敛,但是老者还是感觉到了蛛丝马迹。

  嬴子弋的身旁只有上百人,但能够将这么多桀骜不驯的人聚拢在一起,这本身就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秦太子的手段可想而知。

  监禄的心中暗暗咋舌,如此手段,怪不得年纪轻轻,就当上了秦国的太子。

  “太子殿下就在大帐之中等候大人!”

  “有劳了!”

  监禄手捧木盒,进入帐中。

  帐中的光线不是很黑暗,阳光从顶端的空窗照下,下面的案桌上摆的则是周围的地势图。

  一个少年人,正在案桌之前,阳光沐浴之下,老者看得真切,他就秦太子嬴子弋。

  老者一笑,缓步向前,正欲拜见。却见嬴子弋拉着他的手,急忙搀扶道。“不必如此,不必如此。”

  老者一笑,客气的说道:“太子殿下年少英雄,帝国一统天下的过程之中,功勋卓著,老朽一介山野之人,又岂甘不敬。”

  “监御史言重了。监御史潜入山林十数载,潜心研究这天下水文,本王还是要多多倚重监御史啊!”

  “老朽不敢。”

  “想必这木盒之中,便是监御史带来的西瓯兴安附近的各个水流支系的水文资料吧!”

  监禄点了点头,双手将木盒递给了嬴子弋。

  嬴子弋将木盒放在了案桌之上,将这个盒子打开了一丝微小的角度。

  而监禄看着嬴子弋,俯首而下,老眼之中闪过一丝浑浊的血光。

  啪!

  老者大失所望,只见嬴子弋又合上了盖子。“监御史一路远来,想必甚是劳累,本王已经准备好了热汤,请监御史下去休息吧!”

  监禄向前一步,两手抱拳,说道:“老朽多谢太子殿下!”

  只是,这监禄将拜未拜之时,却是徒然发难,身形暴涨,快的不像是一个将老之人。

  “终于还是忍不住了么?”嬴子弋轻笑,一手接住了这近在咫尺的匕首。阳光照耀下,铁锋之上仍有斑驳的黑渍。

  “这不可能。”看着自己精心准备的这一击被嬴子弋轻易的借接住,监禄眼神之中充满了犹疑。久之,其恍然大悟的说道:“你早有准备!”

  “真正的监禄究竟在哪?”嬴子弋问道。

  假‘监禄’并没有回答,他的脸上充满了最为残忍的疯狂。

  “暴君,去死吧!”

  假监禄一脚踢开了桌上的木盒,一瞬间,猛烈的火光吞噬了嬴子弋整座大帐。

  随着剧烈的响声而来,喧嚣充斥了整座大寨。

  李三黑熊并未走远,在发现异常的第一时刻,他们便带着赢子弋的亲卫包围了火光熊熊的大帐。

  “黑熊,太子殿下还在里面?”

  “拿水来!”黑熊大喝一声,将旁边一名亲卫手中的水桶中的水都倒在自己的身上,看样子是要冲进去救人。

  “黑熊,火势太大,不可进。”李三阻止道,虽然他也担心嬴子弋的安危,但是李三始终还是冷静的。如此火势下,就这样冲进去,根本就是送死。

  “快放开我。”

  就在两人争执之时,一个身着红衣的少女,就这样从漫天的火势下走了出来,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小蝶姑娘?太子殿下呢?”

  “太子殿下并不在营地中。”少女的发丝有些凌乱,嘴中微微气喘,说道。

  巍峨山岭,一处高坡之上,嬴子弋恰有余暇的看着这副场景,说道:“守卫重重的营垒并不是最安全。看,这处中央大寨依靠险地,守卫是多么严密。我的大帐,更是重中之重,此刻还不是被人轻易的攻破了。”

  嬴子弋懒懒的靠在一颗巨石上,她的身旁,还有着两个少女,正是他的贴身侍女,风鹤,雷狐。

  “殿下说的是。农家对太子殿下充满了敌意,那侠魁田光更是包藏祸心。小鹤不明白,殿下为何还要容忍他们?”白衣的少女平素十分冷漠,却只有在面对嬴子弋时,脸上才露出那仅有的笑容。

  “并不是清楚所有对帝国不利的因素,帝国就会长治久安。这个道理也适用在我的身上。”嬴子弋一笑说道:“我是帝国的太子,但是距离天子还是有着一步之差。翻遍史书,这一步之差,却是有多少人都走不上去。”

  “殿下的意思是?”小狐不解的说道,翠绿犹如宝石的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难道秦皇不知道农家,田光包藏祸心么?可为什么他还默许扶苏手下暗中存有这样一支力量?”看着两人不解,嬴子弋继续说道:“帝王最注重的是平衡,尽管秦皇自己也是经常打破这种平衡的人。农家十万弟子,在江湖上拥有着巨大的力量。将之消灭,帝国需要消耗巨大的力量,但却是得不到应有的回报。与其这样,还不如反过来使其为帝国所用。而公子扶苏,就是帝国与农家之间最好的媒介。”

  “我明白了!”小狐脸上展露着笑意:“农家可以为帝国所用,也可以为殿下所用。”

  “可是殿下,秦皇不怕农家最后脱离了他的掌控么?”小鹤有些担忧的说道。

  “帝王衡量价值的方式从来与寻常之人不同。”嬴子弋站了起来,看着远远跑过来的火蝶,笑道:“何况,只要有我在,秦皇就不用担心,农家会脱离他的掌控。”

  ......

  蜿蜒的山道上,林木葱郁。这平时少有人至的山道上,如今却是有着数十农家的弟子在行走。

  刘季拨开了一片枝桠,走上一片平地,视野突然开阔。朱家率领着五位神农堂的高手,围绕在一座草屋周围。

  朱家回头,看了一眼缓步而来的刘季,说道:“老弟你可算是来了。”

  “哎!大当家,你把我急急忙忙的叫来,却是为了什么?”

  “自然是为了这屋中之人了。”

  “屋中之人?”

  “对,这可是个十分重要的人。现在,整个罗网,影密卫,甚至是铁鹰锐士都在找他。”

  刘季倒吸了一口气,“什么人居然如此重要,居然劳动了帝国这么多的人马?”

  “监禄!”

  “新任的监御史?”

  “没错!”

  “他到底有什么重要的?”刘季问道。

  “帝国想要攻伐百越,然而物资运输十分艰难。据我们得到的情报,秦太子想要再西瓯修建一座人造的河流,沟通水系,彻底改变帝国后勤运输的困境。而这个人,则是对于这个计划至关重要的。数十年来,他隐入山野之中,潜心研究天下水文。这天下之大,少有人比他更为了解这西瓯之地的水文状况,而秦太子想要沟通水系,更是少不了他。”

  “我明白了,我农家把他抓住了,就等于控制了秦太子攻伐百越最为重要的一把钥匙。只是,大当家把我叫在这里做什么?”刘季摊了摊手,无奈的说道。

  “侠魁希望老弟你能够带着一众的兄弟,守卫监禄。”

  “我?”刘季用手指了指自己,颇有点受宠若惊的样子。

  “我文不能文,武不能武,侠魁将我唤在这里,守卫着这人有什么用。”

  朱家的脸谱之上换上了红脸,笑道:“若是让秦太子的人知道了监禄所在,那么无论我们在这里守卫多少人都没有用。隐藏在暗处,则是我们最大的优势。而侠魁所需要的,也只是一个信得过的人。”

  “这样么?那为何不直接杀了他,一了百了。”刘季说道。

  “不。这是一个有着重大价值的人质,不到万不得已,轻易杀不得。”朱家说道,摇头晃脑的样子,看来也是在犹疑着什么。

  “又是个无聊的任务。”刘季撇了撇嘴,从宽大的袖袍中拿出了骰盅,嘴角一翘:“还好我带了这个。”

  .......

  “侠魁,刺杀的计划失败了。”

  田蜜悄然来到了田光的身后,说道。

  古树参天,林地之上,只余点点的光斑。田光站于树下,负手而立。

  “我知道了,这本就在意料之中,光靠一个假监禄,就想取秦太子的性命,也太容易了一点。”

  “既然如此,侠魁为何还要派其前去,农家之中,他也算是好手了,就这样白白的牺牲,不是很可惜么?”田蜜轻轻的吞了口烟,说道。他与田光同为田氏一族,血脉之亲,因此说话也并没有什么忌讳。

  “不,他并不会白白的牺牲。”田光欲言又止,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知道么?在面对秦太子之时,种种的失败我都没放在心上。然而最让我痛心疾首的却是胜七的背叛。”

  田蜜低下了头,神色黯然。胜七,一个田蜜不想提及的名字。

  “胜七自寻恶途,侠魁不必伤感。”

  “是的,记得在昌平君活着的时候,胜七就已经进入了农家的高层,受到了昌平君的重用。现在想来,嬴子弋当年能够在楚地纵横来去,视我农家如无物。这其中,大概少不了胜七的功劳吧!”

  “可恶!”田蜜想要说些什么,田光却是一拳砸在了树干之上,震得这颗古树树冠是莎莎作响。

  田光的心中憎恶的情绪终究一闪而逝,他再次负手向后,语气之中带着凛冽的寒意:“可是我农家就只有一个胜七么?”

  “侠魁的意思是说刘季!”田蜜猛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道。

  “不,我并不清楚。我在暗中观察了刘季很久,都没有发现什么他与秦太子往来的蛛丝马迹。刘季与胜七不同,他只是神农堂的小头目,与胜七这样知晓农家秘辛的高层相比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那侠魁又为何将之派往看守监禄?”

  “我想要证明,如果刘季真的是秦太子的眼线,那么知道监禄这么重要的人质的下落,他一定会暴露的。”

  “如果刘季不是呢?”

  田光摇了摇头,莫名的叹了一口气。“也许他可以在农家出人头地。”(未完待续。)

(您正在阅读的是《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小说:第四十章 决死一击 田光之计---来自AH小说网www.365doc.net)

秦时明月之大反派系统最新章节http://www.365doc.net/qinshimingyuezhidafanpaixito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说推荐:公车上被国中生插入停电了婶子在洗澡我和小姨子做爱记录我从后面上了舅妈我的隔壁是空嫂醉酒昏睡的美女老师激情女兵大学成长日记之破处性启蒙导师笑瑶姐艳绝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