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AH小说网 > 穿越历史小说 > 铁血强宋最新章节

第五百六十八章 杀破狼(十六)

铁血强宋 | 作者:下官 | 更新时间:2016-07-31 15:32:22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领主威武调教香江混世小术士临高启明三国小兵之霸途随身副本闯仙界

  这黑羽甲士问道:“换的马怎生还未曾将来?”说话之间,几名驿丁就牵着一匹大青马而来,被人牵着犹自不甚老实,不是扬头摆首,发出阵阵嘶鸣,喷出长长的白气,牵马的驿丁都小心翼翼的离开这大青马远些。↑頂點小說,

  朱仝还在旁边陪笑解释:“这青马却是破落户的脾气,所以叫破落青,有些难驯,脚力却是极好的,不知上下可看得中?”黑羽骑士却一眼就喜欢了这青马,上去接过缰绳就打量牙口四蹄,还按按这马的背,看看承力如何。

  说也奇怪,这青马在别人手里脾气甚大,在一身杀气的厮杀汉手里却老实,马头还朝那黑羽骑士身上蹭,一副亲热的模样。

  “这可是一匹能上阵的好马,稍稍调教一番,万军厮杀当中也不会腿软,却拘在此间槽里当一匹黑马,怎生不会有脾气?却要去求了小杨将主,将些钱文,回程时侯买下来便罢!”

  黑羽骑士夸赞几句,就招呼驿丁将他的那些行李插袋都装上青马,再将文书牌票从朱仝手里讨回来,朱仝毕竟岁数大嘴碎,忍不住就劝解一句:“日头已经过了正中了,这般天气,歇息一宿便罢,街市里面羊肉汤锅蒸饼都是好的,俺们驿站内有的也是房舍,洗刷一番,俺着人准备干净被褥,明日再出发也罢,这宿钱自然是体己价钱,上下不必担心。”

  那黑羽骑士翻身上马,扯扯缰绳,哼了一声:“军情如火,哪里能耽搁?需得早早回报到汴梁!让汴梁知道,俺们神策军在河东边地,可不是在享福,却是要打仗死人,才能保得住他们在汴梁城高乐!”

  朱仝一震,忙不迭的追问:“不敢动问上下,到底是何等军情?”

  黑羽骑士沉吟一下:“也没什么好瞒人的,本来就是要让汴梁中人跳起来,知道俺们神策军不是白拿他们那十万贯……”

  说到十万贯三个字,这黑羽骑士已经满脸都是讥讽的神色,一边说一边断然一挥手,神色已经是肃然如铁:“辽人余孽未平,不时骚扰河东路缘边之地,女真大军也囤积粮草,休养生息,消化大辽实力,河东路就要遭逢战火……”

  “就一支缺饷缺械的神策军,当在他们面前!俺们神策军打仗不怕什么,却得让俺们安心打仗!”说罢一扯缰绳,破落青咴咴一阵嘶鸣,奋首扬蹄,就向着难免,疾驰而去。

  朱仝就跟雷劈也似的蛤蟆,呆呆的站在那里,直到那黑羽骑士去得远了,他才一蹦老高,挥着手呵斥同样发呆的驿丁:“快追上去,将这些钱钞,都还给那将军!人家打仗,俺们也得有人心!”

  驿丁们都苦着一张脸回话:“爷爷,这如何追得上?”朱仝丧气,忍不住就默默向汴梁方向祈祷,但愿汴梁那些当道诸公,能明白此间事厉害,多支撑神策军一点,沿途转运,要用到他们这个驿站处,白当差也是情愿。

  ……

  汴梁城南薰门外杨凌别业院内,汤怀低声道:“北面来人。”

  杨凌一怔,用力搓了一把脸,站起来穿鞋就走:“在哪儿?带我去见!”

  他心里面也是有点忐忑,北面来人,那准定是传来布局落子的消息了,却不知道那里所布之局,在远隔千里之下,是不是还合自家心意!

  汤怀提着灯笼,引杨凌转了几个弯,就来到他的内书房当中。书房内一灯如豆,一条长大汉子坐在那里,戴着黑羽,看杨凌到来,马上跳起来行礼。

  这汉子杨凌自然认得,曾是他黑羽都得力亲卫之一,正是那个和老驿朱仝笏照过面,一路传播暗示女真军要南下的矫健军汉了。他叫做吴亮,白梃兵军出身,已经做到了一营的虞侯使职位,在白梃兵军中领一都四十骑,在选黑羽都的时侯,说什么也要入值杨凌亲卫。

  这自然是他聪明处,杨凌用人最嫡系的班底,就是最初识得的岳飞几人,他一个白梃兵军半路加入的,回去也不好回去了,以后想升上去,只有成为杨凌亲信之人,随侍身边的黑羽都亲卫再不是亲信,还有谁能是?

  这等人物,既能厮杀,又有领军经验。更有头脑心机,如何没有大用的机会,这次神策军到了河东,杨凌从军中挑了新的一批人充实黑羽都,吴亮给放出去,韩世忠顿时大用,为实领一个马军指挥,神策军马军指挥都是满编,足足的三百五十骑。这次却遣他亲自回来传信,可见带来的信息有多重要了。

  看见杨凌也不废话,行礼之后,吴亮就从贴身处取出信函,双手奉上,杨凌接过,朝他点头微笑示意一下,就扯开信函,借着灯火细细看起来,吴亮和汤怀随侍在旁,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吴亮也还罢了,汤怀却看着吴亮眼热,俺们在汴梁缩手缩脚,你这家伙,又能堂而皇之的将黑羽戴上,却不知道俺要在汴梁熬到哪一天!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凌才一字字的将这封简短信函看完,沉吟半晌,才淡淡的对吴亮道:“你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吃顿好的,然后再劳苦你一些,尽快将我的回信带回去,再告诉泼韩五一句话,三千精骑务必在一月之内抵达京师!”

  吴亮又行礼下去:“如何谈得辛苦?为小杨将主效力,万死不辞!”

  吴亮为汤怀领下去安置,杨凌在书房当中却有些站不住,走到外面,呼吸着夜里冰冷的夜风,在这一刻,他也心旌摇动。

  两处布局,相隔千里,都已经落子完毕,一场绝大风潮,就要在他手中掀起,直到最为深刻的撼动这个时空的大宋!

  岳飞在历史上是一个愚忠之人,不知道是否能够彻底的执行自己的命令指示,所以行事,只能将他调开,自己所最能信任的,就是最初跟着自己的严世臣和罗候,这两位兄弟,在能力和基础上差了名将不知凡几,可是边关历练,终于成长了起来,这个时候就是将他们从河东神策军调遣出来,以成大事。

  自己早已准备好了,来到汴梁以来,拼命周旋应对,拿出了全身解数,也就等待的是这一刻!

  马行街那处大宋闻名的小楼之上,李师师幽幽叹口气,将窗口竹帘放下,在窗口坐了一阵,俏脸素手,都觉得冰凉,回身过来,一直在身后侍立的小侍女递上了熏笼,李师师接过,温柔的对玉圳儿笑笑表示感谢。

  李师师仍然是那副清艳模样,娇媚和清纯,在这个二十多岁的女子身上,似乎最完美的糅合在了一起,一双大眼,什么时侯都是秋波流动,宛转娇柔。看人一眼,似乎就跟带钩子一样牢牢的把人抓住,再也挣脱不得。

  这种女子,就是天生尤物,不过这些时日,李师师容颜略略有些清减。似乎也有些心烦意乱的模样。

  往日在小楼里面,她是最沉得住性子的,或鼓瑟或读书,自得其乐,多少日不出门都不当一回事。

  她是难得的既漂亮又聪明的女孩子,从小就知道自家容颜,才是现下这般遭际的源头,极少在外抛头露面,却反而遭致了诺大的名声。为赵佶赏爱之后,就加倍的宅了起来,伴君如伴虎,自家要是以为靠着君王就一生无忧了,那是妄想,不必说红颜易老,宠爱难久,就是和君王身边事稍稍沾边,自己不过是个姬女玩物罢了,稍有不慎,就会没顶!

  就这般过下去罢,到时候该是什么样的结局,就是什么样的结局,自家静静等着就是,不动心,不对未来有所期待,不再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

  不过那个略有憔悴之态,总是保持一副恂恂儒雅,温和爱笑之态,偶尔没人注意的时侯,却眉眼张扬锐利,不驯昂扬深藏在骨子里面的那个身影出现在她眼前之后,李师师宛若无风湖面一样平静的心情,却微微有波澜兴起。

  一纸书信怀揣在她的胸口,凭什么?你凭什么就能说带她摆脱这等生活?你不过也是走门路到了自家这个可怜女子身边,才勉强在汴梁站住脚跟,虽然现在一时得宠,不过也是个弄臣身份。到底有什么底气,才敢对我许下诺言?

  李师师很想将这约定当成笑话,皱皱眉毛丢开手就算,犯不着和那个现在在汴梁也算是地位日高的家伙计较,可是这些时日,却总忍不住想着这个,心中更有隐隐期,。甚而有时春闺浅梦,都梦到了一些绝不会与外人说的场景。

  偶尔独坐,李师师更会蹙眉咬唇,难道这就是冤孽?这个世上,还真有只是一会,就如金风玉露相逢的事情发生么?

  自家在这里,总是没来由的心烦意乱,这个家伙,却哪里会想到自家这个可怜女子?既然利用过了,自然也就是抛诸脑后,自家不过就是一时糊涂罢了……

  想到深处,李师师往往就是幽幽一叹,想得很分明,可是平日里李师师还是忍不住通过那个当初为杨凌引路的小侍女,了解那个人这些时日来的举动。汴梁城中流传的和这个家伙有关的消息,她也禁不住收集而来,细细琢磨,自家也知道这般就是越陷越深,却是情难自已。

  女孩子动了心了,那就是动了,心上矜持,只会随着时间越来越是摇动,几千年,概莫例外,这的确是没有什么理由好讲的,李师师虽然已经算是冰雪聪明的了,这上头也拗不过女孩家的天性去。

  她此刻坐在窗前,看着小脸上精心装点着花钠,一副小家碧玉的可爱模样,此时此刻,眼角尚有些春意,也算是一等一人才的小侍女,轻笑道:“现下巴巴的来我这儿献殷勤,我可不稀罕,什么时侯赶紧将你嫁出去才是正经。”

  小侍女脸一下涨红了,都着嘴分辨:“姐姐却说的哪里话?小姐不放,我一辈子便不走。”

  李师师叹息的一声,赵佶本来每隔三五日,不论过夜不过夜,都要来她这里走一遭的,结果因为杨凌私自资助神策军晋阳军互调,已经有十日未曾照面了。

  李师师自然知道神策军和杨凌之间的关系,还知道杨凌因为私自资助军资,狠狠的被赵佶敲打了一番,现在神策军如此,杨凌岂能自外其事,他现在表面风光,内里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说不定就要牵连到他的头上,让他遭致没顶之灾!

  虽然关心,李师师却绝不能登杨大人之门,询问究竟如何,甚而想法设法为他出力。她要这么做,一个弱女子能不能帮上忙姑且不论。单单是杨凌勾搭了皇帝禁脔这个事情,他就承受不起,只怕倒霉得更快!

  忧心之余,李师师也只能在这小楼上每日独坐,除了担心,别无他策,也只能有意无意的交代侍女,多打听些消息回来,小丫头虽然在杨凌那里什么风声都没探听出来,外间的形势却是听到了几十个版本,不过李师师冰雪聪明的奇女子,却能多少感受出来一点端倪。

  在神策军抵达河东,汴梁城中暗流涌动之际,杨凌还有心发起下一期的债券,仿佛河东事跟他半点关系也未曾有。

  这个时侯按照常理来说,杨凌应该忙着奔走,赶紧将这事情和自家撇清关系,说不得还要在有力人士面前,用钱开路,疏通疏通关系,汤怀是杨凌亲卫首领,自然要跟着奔走,忙得不可开交。

  现在结果却是另外一回事,杨凌安之若素,过得再闲适也没有了,真不知道这姓杨的家伙,到底是有备无患,还是心思太粗,根本不知道这事情的重要性!

  小侍女偷眼向李师师看去,顿时就发现李师师也如她刚才一般,蹙着秀气的眉毛,编贝玉齿紧紧咬着嘴唇,同样不知道在想什么也想得痴了。

  小侍女小心翼翼的伸手在李师师眼前晃晃:“姐姐,在想什么?窗口风凉,不要坐得久了,伤了风不是好的,我去给姐姐将热茶汤饮子来可好?”

  李师师一下被惊动,自失的一笑。(未完待续。)

(您正在阅读的是《铁血强宋》小说:第五百六十八章 杀破狼(十六)---来自AH小说网www.365doc.net)

铁血强宋最新章节http://www.365doc.net/tiexueqiangso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说推荐:我和姐姐的爱爱无限军火库金枝宫孽全球江湖仙杀重生之绝色亡灵法师洪荒之冥河寻道异界之火影系统回到古代玩机械重开地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