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AH小说网 > 都市言情小说 > 一世之尊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五章 青帝灭长生

一世之尊 | 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 更新时间:2016-08-01 04:32:49
推荐阅读:

  看着蒋横川的背影,孟奇眼神幽黯难明,最终摇头一笑,下了英雄楼,直奔黄庭观。

  既然自己已经被确认为非棋盘上的棋子,那就可以大大方方去拜访各位年轻高手,询问缘由,不用暴露捕风密探的身份了,倒要看看幕后黑手能有什么应对。

  在围棋里,这就叫试应手。

  黄庭观,位于城东,浴晨光而沐冷月,清思雅静。

  清余居于客院,孟奇在知客道士引领下推开大门时,正好看见他背对自己,拜着天帝,做着午课。

  他穿着一袭青色道袍,头戴紫极冠,动作一丝不苟,不似年轻人,倒像岁月埋葬了半个身子的长者,同样透着专注。

  孟奇有了清晨观老者雕像的经验,身心沉静,并未打扰,自顾自坐于石椅上,等待着清余。

  过了许久,清余结束了午课,缓缓转身,提着“岁月”,走向孟奇,脸上带着意味难明的笑容:“昨晚好一出大戏。”

  “大戏?”孟奇下意识反问,旋即就明白了他意之所指,那场看似老套,处处透着漏洞和诡异的阴谋大戏。

  清余收起笑容,正襟危坐:“苏施主,所来何意?”

  “在下想知晓道兄为何来茂陵。”孟奇直截了当,没有丝毫遮掩。

  清余眉毛挑了挑,薄唇抿了抿,失笑了一声:“原来你不是。”

  “我不是。”孟奇不带半点羞愧。

  清余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抚摸着“岁月”的星辰刀身:“既然你不是,贫道为何要告诉你?”

  “因为与我昨晚踏中陷阱有关。”孟奇嘴角抽搐了一下。

  清余还是没有回答,定定看着孟奇,一副你不拿出有价值的消息,我就不说话的样子。

  孟奇顿了顿:“‘震惊百里’因为机缘之事牵扯家人来此,‘算尽苍生’由于有人和他比布局来此,嗯。以每一位来到茂陵的年轻高手为棋子。”

  清余摸着“岁月”的手一下收紧,脸色微变,旋即冰冷下来:“有人告诉贫道,茂陵有遗迹,会来不少年轻高手,包括几位人榜前十,贫道可以尽情找他们切磋,所以贫道来了。”

  “你是为了切磋而来?”孟奇想到英雄楼上清余说的话,倒是相信这个理由。

  清余脸现一丝狂热:“是的,会尽天下英雄。”

  “不知是何人告诉你的?”孟奇直指核心。

  清余摇了摇头:“不知。有人辗转给贫道送了一封信,而茂陵乃大江枢纽,高手众多,鬼祟小人闹不出大动静,肯定害不了贫道,所以静极思动,前来茂陵一探,结果倒也符合信的内容,想不到却是被别人当做棋子……”

  说到最后半句话。他有点咬牙切齿。

  “其实,要破局很简单。”孟奇微笑道。

  清余握刀之手放松:“愿闻其详。”

  “只要道兄你们离开茂陵,各归各家,不管什么布局。什么阴谋,都将落得一场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孟奇顿时有种自己在劝离家出走的孩子回归父母怀抱的感觉。

  清余哼了一声:“贫道岂是胆小如鼠之辈?既然有人敢拿贫道做棋子,那贫道倒要掀掀他们的棋盘。试试他们有何等能耐!”

  “而且越是这样,来的年轻高手越值得期待,若不会一会他们。贫道怎么舍得走?”

  见清余态度甚坚,孟奇口舌无力,只能道:“日后若有发现线索,还请道兄不吝告知。”

  清余握住了“岁月”的刀柄,收起了自傲、倔强和切齿等情绪,古井无波地道:“你得证明一点,贫道的线索不会所托非人,若大费周折告诉了你消息,你却直接死在了阴暗角落里,岂不是白费贫道的力气?”

  品出清余话里的意思,孟奇拱了拱手:“还请道兄赐教。”

  清余并未立刻抽刀,而是看着孟奇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道:“贫道所练的刀法是《天帝玉册》所载‘五方五帝刀’,一共五式,衍化万千。”

  说话的同时,他的气势渐渐攀升,尊贵威严,俯视苍生,周遭虚空微微晃荡,似在参拜主宰。

  在上古时期,有青帝东王公,有金皇西王母,有黑帝真武,也有火皇凤兮,并称于世,与中央天帝合成“五方五帝”,不过都逊色天帝半筹,故而清余有天帝横压上古之说。

  其中火皇凤兮便是妖圣,等到天庭坠落尘埃,九重天消失,天帝陨落,其余三帝或失踪或坐化,才登临巅峰,妖乱大地。

  气机相争,精神交锋,孟奇的气势随之改变,与石桌、石凳,与青草、树木,与黄庭观的炊烟,与天空飞过的燕雀,相得益彰,和谐与共,既满身红尘,又不在世间:“在下所练的刀法是‘阿难破戒刀’,红尘滚滚,因果业报,仙凡不脱。”

  他能光明正大报上姓名的也就只有“阿难破戒刀法”了,而且此时也运转了这门刀招的心法,精神外放,半融入环境。

  与此同时,孟奇用**玄功刻意改变了外层肌肉反应和体表真气流传,自己感应不到清余的状态,也不能让他轻易窥探。

  清余缓缓抽出“岁月”,动作古拙,透着一种奇怪的小心翼翼,似乎怕惊动了光阴,留下了斑驳,充满韵味。

  一抹刀光乍亮,逝者如斯夫!

  气机牵引,孟奇也伸手探向刀柄,动作极快,宛若幻觉,清余刚有他要抽刀的念头,就看到了银白电芒跃出。

  生也速,死也速,人生便是白驹过隙,于刹那衍无穷芳华,灿烂一世,此便是红尘真趣。

  孟奇心境蜕变,方能如此快速抽刀,容无数动作在瞬间,爆发于一刻,烙印留岁月。

  当然,这也来自双方气势的互相激发。气机牵引之下,皆是攀至了过去难以登临的高峰。

  所以才有那么多强者寻觅旗鼓相当的对手,红颜易得,良敌难求,若没有了“你”,我独自挥刀,又岂能触摸天意?

  清余动作极缓,韵味悠长,而他的声音飘渺,宛若九天之上落下:

  “这一刀是‘青帝灭长生’。”

  话音刚落。“岁月”如电,从天而降。

  这一刀轨迹玄妙,无法用言语描述,不带一点风声,刀劲仿佛消失,周围气流也未有变化,但孟奇感觉到生机在消失,在投向“岁月”。

  落叶的生机消失,石桌的生机消失。自己的生机也在消失!

  若生机断绝,躲与不躲又有什么区别?

  银白电芒忽亮,狂蛇乱舞,闪烁不定。就像鬼蜮人心。

  刀光飘渺,似贪婪似超脱。

  清余眼神一滞,脸泛狂热,岁月为之一缓。

  就是这一缓!“天之伤”电射而出。切入了“青帝灭长生”的刀势,把握到了一点生机!

  当!双刀交击,声音清扬。宛若钟鸣。

  “好刀法!”清余收刀归鞘,不偏不倚赞了一句,脸上满是交手的兴奋。

  “‘青帝灭长生’几无破绽,但握刀之人非是青帝,还有红尘之心。”孟奇以这种方式赞道。

  又体验到一种神妙刀法让他欣喜难耐,恨不得回去细细琢磨,以增强自己的刀法积累,完善刀道精义。

  “持戒破戒,一心两面,不愧是刀道巅峰的上乘之作。”清余顿了顿道,“收到信后,贫道曾经发动本宗资源,寻觅幕后之人,收获不大,只是发现了两门失传功法的痕迹。”

  “什么功法?”孟奇精神为之一振,看来清余不像外表那样傲慢自大,也是调查过才来的。

  清余笑了笑:“别人不识得,可本宗乃天帝道统,哪会认不出,一门是火德星君的‘九火罗天诀’,一门是‘文曲星君’的‘归藏万物功’。”

  “失传的天庭功法……”孟奇联想到的很多,无法确定是哪方势力,顾妖女有可能,以‘上古神灵’为号的‘神话’组织也有可能。

  清余拍了拍“岁月”,袖袍飘飘,神态欣然:

  “今日切磋到此为止,下次再会时,贫道将衍‘火皇焚乾坤’。”

  “善。”孟奇乐得如此。

  两人皆是以外景刀招相博,又顾忌幕后之人,故而没有再继续消耗彼此力气。

  …………

  离开黄庭观后,孟奇戒备立即提高,自己下了一子,幕后之人会如何应呢?

  其余年轻高手尚未浮出水面,自己不知道还有谁,只能暂时偃旗息鼓,等待变化。

  回到自己租住的院子,孟奇看到棺材已被蒋横川取走,院子里空空荡荡,于是摒除杂念,开始修炼金钟罩和**玄功,这是根本,须臾忘不得。

  咚咚咚。

  黄昏之时,敲门声惊起飞鸟,让孟奇从修炼里清醒。

  尚未开门,他已从气息、动作等方面感应出来者身份,是“震惊百里”蒋横川。

  “有线索?”孟奇吱呀一声拉开院门。

  蒋横川脸色略显阴沉:“没有,木雕特征明显,倒是找到了匠人,但一日里人来人往,很多人买木雕,木雕本身亦相差不多,他哪会记得这个木雕是谁买走的?我用了一些手段,确认他没撒谎没隐瞒,纸条就完全没线索了。”

  所谓木雕特征明显是指纯手工制作的话,不同的匠人有不同的风格和特点,找到识货之人,不难分辨,而木雕本身相差不多是指同一名匠人的同类木雕,虽然达不到一模一样的程度,但他自己也肯定分辨不出这个木雕究竟是当时卖的哪一个木雕,除非是特别完美的或有残缺的,而幕后之人又不可能买分辨度高的特殊木雕。

  “我再研究下木雕和纸条、纸团。”孟奇微微皱眉,“对了,是哪位匠人?”

  “黄花巷的李匠人,自己做自己上街卖。”蒋横川将这三样事物还给了孟奇,先行告辞,打算从听风小筑调查别的线索。

  孟奇先看了看写有“狂刀”苏孟的纸条,发现纸条边缘的墨迹略显模糊,似乎是书写之人碰到了。

  然后他拿起木雕,直接出门。

  别人问不出来,自己未必!(未完待续。。)

(您正在阅读的是《一世之尊》小说:第一百三十五章 青帝灭长生---来自AH小说网www.365doc.net)

一世之尊最新章节http://www.365doc.net/yishizhizun/,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说推荐:公车上被国中生插入停电了婶子在洗澡我和小姨子做爱记录我从后面上了舅妈我的隔壁是空嫂醉酒昏睡的美女老师激情女兵性启蒙导师笑瑶姐大学成长日记之破处艳绝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