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AH小说网 > 穿越历史小说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最新章节

第268章 登船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作者:让你窝心 | 更新时间:2016-07-31 14:24:55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大唐绿帽王我和姐姐的爱爱三国小兵之霸途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重生在三国妖神金枝宫孽铁血强国

  刘深原以为只是小股的民船义勇前来助战,但很快发现来的一方是刚刚还被自己追的落荒而逃的余孽船队;另一方乃是打着帅府军旗号的正规军。∽↗頂∽↗点∽↗小∽↗说,对于余孽的军队他倒是并不放在心上,这些人是手下常败之将,又处于下风头对自己的威胁有限。可这帅府军让他大为头疼,其初时只一支小船队便将自己的前军消灭,现在大队赶到,又占据上风头,对自己的威胁甚大。因此将主力放在了后军方向。

  战斗一开始,果然帅府军攻势猛烈,尤其是那漫天飞舞的流星炮让人心悸,而刘深发现他们战船上配置的‘床弩’威力更大,发射的二十斤石弹能将战船打得对穿,还未正式接战被给己方造成了很大的伤亡。而本被轻视的余孽们在得到帅府军增援后,攻势也变得凌冽起来,他们聪明的选择从侧翼展开攻击,使得右翼压力很大,而一旦他们会合便会在右翼上撕下一大块肉。

  过去都自己围着别人打,现在却变成自己被别人围着打,让刘深有些窝火。在舱中又如何做的住,于是在甲板亲自瞭敌,调度全军。他派出中小型战船不断前出骚扰攻击的敌船,并试图登船与其打接舷战,以发挥自己擅于近战的优势。同样,作为支柱的大型战船,他要求他们一定要稳住阵脚,不得擅自后撤,只要顶住这一阵便趁其接近时跳帮夺船。

  以刘深过去的经验只要他们的士兵登船成功,宋军便往往立刻竖起降旗,根本不敢对攻。但他很快发现自己的老经验不灵了,对方不仅与登船的己方军将拼死作战,且他们还会主动接舷跳帮到自己的战船上展开对攻,这种情况在焦山之战后已经极为罕见。形势的逆转让他十分困惑,想不通一支地方军为何会有比他们朝廷还强大的战力,高昂的士气。

  “大将军,当心……”正当刘深不得其解的时候,身边的亲兵大喊一声扑了上来,而他在扭头的瞬间又看到了那艘打着帅旗阴魂不散的龙头怪船,这使他忽然明白了什么。

  可不等刘深细想,便见两条带着风声的‘双头流行锤’飞速盘旋而至,将身边的书办、参议扫到一片,余劲未消的又缠绕在身前亲兵的脖子上,将脑袋生生的扯了下来,自己的后脑上也挨了重重一击,只觉眼前一黑便重重地栽倒在甲板上……

  “打中了吗?”

  “打中了吗?”为了摆脱追击,艏炮填装链弹以毁坏敌船桅帆,赵昺发现机会便令开炮,炮手来不及更换便将链弹发射出去,结果扫荡一大片,甲板上的人都趴下了,紧接着弩炮又连续发射,只打的甲板上木屑翻飞,更看不清了。混乱之中赵昺拿着望远镜都没看清刘深是否被命中,而王猛同样也没看明白,两人齐声相互询问道。

  “呵呵,他娘的,管他死没死,冲上去看看!”赵昺令艏炮继续射击,一面驱船向前。但他们炮击帅船立刻惊动了周围的敌船,纷纷上前阻击,他们只能再次暂时放弃,又玩儿起了藏猫猫,可这次他们是动了众怒,谁也不肯放弃,他们只能边打边设法靠近。

  “跟着本王喊,刘深毙命,降者不杀!”今天赵昺已经率军连战两场,勇士号也跟着他遭罪,尤其桨橹手们不停的摇橹划桨,这可是重体力活儿,即便几次更替,但也难以恢复。现在虽然他们仍在勉力维持,可他也知已到强弩之末,难以为继,而龙船一旦丧失机动性就危险了。这时己方援军攻势一阵紧似一阵,连绵不断,北边终于突进敌阵,向纵深发展,惹得一阵大乱,他眼珠一转喊道。

  “刘深毙命,降者不杀!”

  “刘深毙命,降者不杀!”

  “刘深毙命,降者不杀!”……

  勇士号边跑边喊,别处不知道,反正帅船周围长耳朵的都听到了。这时他们才发现帅船上已是一片混乱,上面的士兵神色慌张的往来奔跑,不知道在忙啥,站在甲板的上的大将军赫然不见了人影,只留下一片死尸。而前边似乎也顶不住了,不断在向后撤,前右翼那边也不乐观,不断发信号请派援兵,却没有得到丝毫回音。种种迹象似乎正验证了敌船上所喊的内容属实,他们一时也犹豫起来,尤其是那些刚刚归顺的原禁军,琢磨着是不是再次反正。

  “敌人援军又到,赶紧撤啊……”正在此时又有从前边退下来的战船慌张向左翼疾驶,上面的军兵还不住的向所遇的友船打招呼。一时间阵中陷入混乱,大家都向还没有出现敌军的左翼靠拢。而帅船体型庞大,转向都困难,却被落在后边。

  “刘深还没死!?快靠上去,与其并行,弩炮全力射击,扫荡船上之敌!”赵昺起初还很纳闷,他让人喊是为了扰乱敌人军心,现在咋还有人帮着制造混乱呢?但很快反应过来,应该是刘洙率军也赶到了。而这时敌帅船上响起收兵的鸣金声,又有将旗摆动,显然又恢复了指挥,试图聚拢逃散的战船。他惊愕间再次下令向敌帅船冲击。

  经过一番努力,勇士号终于靠近了敌帅船,两边舷炮都开始发射,左舷攻击向他们接近的敌船,右舷炮则照顾帅船。在炮手们的全力射击下,敌船上的风帆被扯烂,弩舱被击毁,操作抛石机和拍竿的敌兵被杀散。躲在由木板构建的女墙后的敌兵也难以逃过穿透力极强的弩箭,一侧的飞庐皆被打烂,活着的敌兵纷纷向另一侧躲避。

  “倪亮、王猛,准备登船,斩将夺旗!”眼看火候差不多了,而以现在桨橹手的体力再难组织一场成功的冲撞,赵昺下令出动战兵夺取敌船。

  “谨遵帅令!”倪亮和王猛施礼道,他们即刻率领由自己的侍卫和船上战兵组成的一队人马下到炮舱,准备过船接战。

  “右转舵,二分!”

  “弩窗开启,弓弩手就位,掩护跳帮战兵!”

  “弩炮退出战位,炮门全开!”

  “收桨,抛缆!”赵昺接连下达命令。

  由于龙船是封闭的,上下船只有后舱门和桨舱侧舷门,但位置低,难以过船。而炮门全开的话可以容人出入,位置基本以大型战船的船舷平高,正好可以进行跳帮作战。现在两船靠近后只要通过绳索连接两船就能靠在一起,保持相对的稳定方便战兵过船。而炮手们则拿起兵器一旁戒备,以防敌人借机冲上来。

  ‘砰!’一声闷响,船身一震,两船外舷靠在了一起。

  “杀啊!”倪亮高喊一声,抽刀在手纵身一跃跳上了敌船,砍翻两个前来阻挡的敌兵,顶舱上的弓弩手也开弓放箭,射杀试图靠近的敌兵,掩护战兵跳帮。

  “报殿下,战兵过船完毕!”炮长报告道。

  “断缆,分离,弩炮就位!”这个时候两船绑在一起已经没有意义,反而容易遭到敌兵的反击,也无法为战兵提供掩护,在战兵全部过船后,赵昺立刻下令脱开。帆缆手马上以利斧砍断缆绳,篙手以长篙抵住敌船齐声发力,两船渐渐分离。

  “起桨,左转舵三分,稳舵,弩炮压制反击的敌军!”赵昺又是一串口令发出,声音却有些嘶哑。

  赵昺清楚如此规模的战船可搭载千人,至少要配备六十名水手,作为帅船除亲随和幕僚、杂役外,护卫也不会少于四百人。而勇士号搭载的战兵标配是四十人,得到加强后也只有五十人;自己带上船的侍卫和随从也不过五十人,可也需要人留守,因而登上敌船的满打满算也不足九十人,而剩下的人也需拿起弓弩担负起掩护任务。

  先前虽然以弩炮对敌船进行了破坏性射击,对人员造成一定的伤亡,但赵昺估计敌船上仍有战斗力的敌军仍不下四百人。因而登船的倪亮等人还是要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当然这些人都是精通技击的好手,尤其是自己的侍卫们,皆有以一敌十的本事。不过刘深的护卫定也是其军中的百战精锐,这一仗胜负如何他心中也就没底儿了,所以脱离后他没有远离,而是继续以弩炮射杀可以见到的每个敌兵,以减轻战兵们的压力。

  “右舷五、六、七号弩炮摧毁连接敌船甲板通往庐楼的舷梯,连发弩压制庐楼上的敌兵!”赵昺转到弩窗处观察敌情,敌船上布置在一层甲板上的敌兵最多,见有人登船急忙想二层庐楼上冲;而庐楼上的敌兵多是长枪手专门对付登船的敌兵,可倪亮他们不仅人数少,兵器也多是长刀与他们硬拼并不占优。他发现被阻于庐楼一侧的战兵陷入苦战后,立刻下令火力支援。

  “殿下,船上箭矢所剩不多了!”炮长侯宝禀告道。

  “殿下,敌有数艘小型战船向我驶来,是否反击?”水手长蒋春也禀告道。

  “左舷炮退回舱内,关闭炮门,所余箭矢和石弹全部交由右舷炮使用。”赵昺想了想道,现在已是关键时刻,他不能功亏一篑,“蒋春,你立刻组织船上所有能战斗的人员,防敌登船。”

  “殿下,我们先护送你突围吧?”正副船长都不在,按照规则由水手长接替指挥权,殿下显然是要全力支援登船的战兵,不惜放弃抵抗对己船的攻击。

  “不准!”赵昺冷冷地说道。

  “唉,末将遵命!”蒋春也很无奈,只能领命,但是他还是命人准备后小船,一旦战况紧急便以小船送走殿下。

  说话间,敌军数艘救援帅船的战船赶到,但接受了从前的教训,并不敢贸然接近,只是远远的噼里啪啦的放箭,砸石头。可折腾了一阵除了砸下些漆皮木屑,插上些箭矢并无法对其造成实质的损害,却有些狗咬刺猬无处下口的感觉。

  “他们攻上飞庐了!”而这功夫弩炮成功的将几处向上的舷梯尽数摧毁,连发弩炮也将敌长枪兵压的抬不起头,倪亮趁机放倒了正在接战的敌兵,带人攻上了飞庐。这里曾经布置着床弩,以方便居高临下的放箭,可这里已经被弩炮血洗过了,剩下的残兵见有人登船,直接就蹦海里去了。

  “加大射角,封锁爵室舱门!”在往上便是主帅起居和工作所在,也将是抵抗最为顽强的地方,有军将指挥着护卫向外冲企图阻拦沿梯而上的宋军。他眼看着仰攻的倪亮一手举着盾牌,一手持刀奋力向上,可舷梯狭窄陡直,尽管其英勇连接砍翻了几个敌兵,但很快便有人填补空缺,一时僵持在那里,赵昺命以弩炮封堵舱门断绝他们的援兵,护送他继续向上冲击。

  ‘嘭、嘭……’围攻勇士号的敌船见人家钻到窝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胆子大了起来,纷纷靠了上来想要登船,却迎头被桨手们以长橹的痛击,打得他们头破血流纷纷坠海,恼怒之下驱船撞击。

  “快点斩落帅旗!”在敌船的撞击下,勇士号剧烈的摆动着,赵昺依然不为所动,眼睛盯着上攻的战兵们。他们现在分成两组,一组跟随倪亮继续向上,一组断后阻击追击的敌军,而在敌众我寡的状态下,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伤亡,眼看着着自己的兵丁一个个倒下,他心如刀割一般。

  但赵昺知道这不是心软的时候,在这个时代帅旗不仅仅是指挥的工具,也是主帅的标志,更是一军的灵魂和士气所在,才有夺旗夺志之说。而帅旗一倒则表明中军被攻破,主帅阵亡,各部随之因失去指挥陷入混乱,士气更是一落千丈,军纪涣散或是部将控制力稍弱,便会引起全军溃散。现在他已经能看到后军的将旗,表明元军外层防御彻底被攻破,其正是恐慌的时候,此刻能夺旗斩帅,那敌军只怕顷刻崩阵。

  “倪将军上去了,砍倒了旗杆!”

  “他怎么还这么笨,至于费那么大劲儿吗!”看着轰然倒下的旗杆,飘落的刘深帅旗,赵昺笑骂道,可突然觉的两腿发软,身上的力气仿佛瞬间被抽空了……(未完待续。)

(您正在阅读的是《重生宋末之山河动》小说:第268章 登船---来自AH小说网www.365doc.net)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最新章节http://www.365doc.net/zhongshengsongmozhishanhedong/,欢迎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说推荐:我和姐姐的爱爱金枝宫孽洪荒之冥河寻道嚣张的军阀全球江湖重开地府北宋有坦克绝世药圣极品村医寂灭太虚